伦敦之心梅菲尔

伦敦之心梅菲尔

伦敦之心梅菲尔

    真实版“特工学院”
    当我俯下身,查看美国第四十任总统罗纳德·威尔逊·里根的西装纸样的时候,发现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两位亚洲女孩,她们一声不吭,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举起三星手机,对着目力所及的一切拍照——其实,更确切地说,那是扫射,就像今年红遍亚洲院线的电影《王牌特工:特工学院》(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中的某些场面一样。这两位稚气未脱的“杀手”嘴角紧抿,眼神倔强,口袋里揣着伦敦指南,谷歌地图仍在手机后台不动声色地运行。你们是一起的吗?萨维尔街(Savile Row)最昂贵的高级定制店之一 Huntsman 的总经理 Carol Pierce 问道。我耸耸肩。两位女孩一声不吭,仿佛《杀死比尔》里的角色。好吧,我们都明白了。自从《王牌特工:特工学院》火了之后,进出 Huntsman 的就不再局限于大西洋两岸的名流、中东的土豪与亚欧大陆东端的暴发户,许多年轻游客也开始推开这道厚重的门——在影片中,特工局总部就掩藏在这道门的内部,许多场面都是在这里实景拍摄。实际上,我在八年前来过这里,那时候,Huntsman 的气息与这条街上的其他高级定制店并无太大差别,这是传统的手工裁缝与欧洲的王室、贵族阶层共同留下的一个世界,它们的任务是塑造得体的美与差异,仿佛为古希腊雕塑穿上衣服,或者将普通的肉身打扮得像是古希腊雕塑。萨维尔街(Savile Row),这是它的名字,几乎每一家店铺里都有一册册厚重的定制记录,至少有百年以上的历史,除了英国王室留下的痕迹,拿破仑三世的样衣也摆在某一家店铺的橱窗里。“Bespoke”是这条小街的灵魂,但中文“高级定制”似乎并不能穷尽它的原意。

    永远的“五月节”
    来过很多次伦敦,几乎每一次都绕不开梅菲尔(Mayfair)。何为梅菲尔?只需谷歌一下,就可以看到它的两重含义:伦敦上流住宅区,伦敦社交界。这一区域位于泰晤士河北岸,传统伦敦的心脏地带。虽街道狭窄,房屋古旧,却是伦敦地价最高的所在,出没着世界各地的石油大亨、金融巨头之类的角色。正是在那些古旧的房屋里,隐藏着世界上最昂贵的公寓、拥有悠久历史的品牌商店,以及女王时常乔装溜进去逛逛的百货公司。这一区域,在伦敦人眼里,是品位的象征,伦敦的品位与历史相关,正如伦敦口音,没有历史的东西很难在这儿玩得转。梅菲尔的历史则源自古老的“五月节”,这个名字正是由“五月”和“集市”组成。中世纪的时候,这里是伦敦的王公贵族们庆祝五月来临的地方,因而挤满了摊贩以及卖艺杂耍的角色。而今天,当年的若干摊贩已经演化为重要品牌。但许多传统的生活方式依然保留着,比如在 Trumper 绅士美容店,顾客仅仅在午后来刮个脸,但给出几十磅的小费是很寻常的一件小事。这家创办于 1875 年且至今维持原貌的店铺,一度推出真正的香水定制服务:一款香水只有定制者有权使用,其配方只有在定制者辞世之后方可公开。

    Floris 的第七代传人 Edward Bodenham 让我想起奥斯卡·王尔德,他羞涩,柔和,一如微风。他的祖上来自欧洲的另一个海洋帝国西班牙,1730 年以制作梳具在伦敦起家,并借由 1814 年调配出的一款以玫瑰、天竺葵为主要原料的香水而建立起品牌地位。1820 年,Floris 得到了第一个王室委任状,乔治四世特封其为御用香水商。乔治五世、伊丽莎白一世亦对这一品牌赞赏有加,而伊丽莎白二世与查尔斯王子授予的王室御用许可书就摆在我们见面的这家店里,杰明街 89 号,附近是各种为绅士提供服务的品牌店铺,以及顶级拍卖行和包括白立方在内的一流画廊。Edward Bodenham 告诉我,Floris 的确曾为奥斯卡·王尔德提供香水,但那种香水现在已经不再生产。Floris 的香味没有法式香水那般馥郁,也不像美国香水那样充满活力,而是以严谨内敛的风格著称,这就是欧洲王室和社会名流所推崇的那种品位的味道。

    Fortunm & Mason 皮卡迪利店号称“皇家杂货店”,其历史可以追溯到 1707 年,那已是 308 年前的事了,英国安妮女王皇家守卫队的步兵 William Fortnum,说服了 Hugh Mason 同他一起开办了一个食品杂货店,并利用特殊身份,从一开始就给王室供应食品,到如今已服务了 12 代君主,参与了很多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比如在从拿破仑战役到福克兰群岛和波斯尼亚冲突中提供食品配给,以及为 1953 年第一次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运动员提供给养。除了服务王室,这家内部设施堪称历史遗产的高级消费百货商店亦从最初开始,便为那些圣·詹姆斯宫殿周围的时髦市民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尤其檀长提供一些新颖奇特或具有异国风味的产品,比如 19 世纪中期的巧克力,以及今天堆满底层大厅的两百多种茶叶。在商店顶楼,还设有专门的英国茶室,饮品的选择之多令人眼花缭乱。而要订购这里的高级香氛,至少要等上一年。在商店工作的老先生 Maurice 告诉我,女王经常换上便装,自己前来购物,很少有人认出她,但他 见过女王 45 次。

    “马车厢”里的社会
    即便在工业革命之后,英国依然可以被视为一个“马车厢”里的社会,面对面的传统社交方式与生活态度依然有效,而且影响着整个世界。从上海出发的时候,我待在英国航空公司的公务客舱里,觉得自己已经坐在横跨亚欧大陆的“马车厢”里,这不是比喻,因为机舱的巧妙设计,使得一位女士与我相向而坐,这是一种社交的尺度与距离,使得我们初次见面,却很快谈论起共同的朋友,英国的艺术、自行车以及王尔德,当然,也包括此行的目的地——梅菲尔。而且,机舱里的葡萄酒供应品质很高,当几天以后,世邦魏理仕的执行董事 Richard 感慨地说,梅菲尔地下藏着世界上最好的酒类的时候,我头脑中的画面马上就闪回到了英航的商务舱,英国并不生产这种来自古希腊罗马世界的美酒,却拥有其精华,在鉴赏品位上,迄今仍可号称日不落帝国。

    梅菲尔堪称伦敦之心。近年来,中国访客趋之若鹜。在开业于 1819 年的伯灵顿拱廊,一家珠宝店的二楼贵宾室,店员如数家珍地盘点昂贵的宝石胸针都卖给了那位中国明星。路易·威登的店铺里挤满了说着汉语的顾客,口音各异,目光炯炯。其中不乏也会光顾楼上贵宾室者,那里悬挂着吉尔博特和乔治,以及草间弥生的大幅作品。

    当然,在路易·威登贵宾室尝尝下午茶是个不错的选择。在一些品牌店铺中,其实都已设有相对高端的餐饮服务,Fortunm & Mason 的餐厅是展示英国闲适社会众生相的橱窗,而 Burbury 店中享用精致午餐的区域则较私密,工作人员会将你在楼下刚刚试好的最新款打包送上来。所有这一切服务,都会使你感觉依然生活在那个马车厢中的社会,一切体贴入微。在梅菲尔的高级酒店,比如 Café Royal 和 Mayfair Hotel,这样的感受更是被放大,整个世界依然按时出现在每天早上准时送达的《泰晤士报》上,那些刻意消灭报纸的地方将会越来越难以体会何为梅菲尔品质,因为在那里,将只有二进制扁平化的梅菲斯特。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3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