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行走就有故事

有行走就有故事

有行走就有故事

有行走就有故事

有行走就有故事

有行走就有故事

有行走就有故事

    窦唯以一种近似木讷的方式发了《天真君公》,告诉我们什么是他理解的音乐。音乐就是音乐本身,它不承载任何意义。行走亦然。如果我们非要给行走鸡汤的意义,我倒是想用路上的10个故事,用世间万象和真性情说一下行走。

    故事1:东北偏北,冬捕查干湖
    萨满的鼓声慢慢的响起,年轻和年长的萨满们开始绕着祭台跳他们独有的舞蹈。涂满了油彩的脸上看不出是狰狞还是平静,身上的巫铃舞起来叮叮当当。漫天飞舞的雪花,萨满开始浑身抽搐抖动,那是神的降临,降神的仪式达到了高潮,随后鱼把头从丹田里吼出来一嗓子:开捕噜!

    我们在查干湖的冬捕现场。湖面上已经由最有经验的老渔民,用旗子插出一条安全通路,所有马儿沿着旗子开始用力拉网,不一会儿,湖面上开始有鱼跳动,跳到冰面上哈着白气,马儿的头上全部是雪和结的霜。当我嘲笑马儿打了发蜡的鬃毛笑声都被冻的砸到冰面上嘎吱吱响,响声停了,鱼儿全被冻成了冰棍,一只只矗在那里。

    故事2:甘南卓尼,画唐卡的阿卡
    师傅,我打方格打了五年,磨颜料磨了十五年,读黑的经书都读包了三包袱了,再不教我画菩萨,怕是菩萨都老咯。

    阿卡,你过来坐好,把你心中的那个菩萨说给我看。

    可是菩萨怎么说出来呢?阿卡想。

    师傅,您老人家头花又花白了一些了,我打坐冥想闭关又三年,我的菩萨都能说出样子来啦。

    师傅取掉老花镜,把笔尖上一点点颜料抿入嘴中,咧开掉牙漏气的嘴说:阿卡,把你心中的那个菩萨画给我听。

    可是画的菩萨是会说话的么?阿卡想。

    阿卡画了整整十五年,一直也没有画出来会讲话的菩萨。师傅即将圆寂前,他盘腿而坐,给阿卡的菩萨点睛,点睛后的菩萨突然之间活了过来,明眸缟目,慈悲众生。

    回身再看师傅,已经虹化而去。

    故事3:徽州的油菜花田夜
    回到民国廿三年,出离夜上海。在一曲奢靡情调下,不妨诸位都附庸风雅一回,穿一身旗袍、中山装或者学生装,跟我一起去寻找没有人的油菜花。

    夜晚让篝火面前的脸变得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小雨也没有浇走穿越回民国的我们。清明时节山村的夜里静悄悄,你妆成女学生,我穿上马褂,为你撑上油纸伞。

    一瓶酒从一张口传向下一张口,爵士乐让油菜花田里睡着的蜜蜂起舞,穿着旗袍的姑娘们,正跳在篝火前,两只原本陌生的手突然搭在一起,连主人家的狗都晃着尾巴前来祝福。

    我们之间不再有距离。

    故事4:莫干山竹林禅意
    我的瑜伽老师说:要在瑜伽的一呼一吸间,感受到内心,感受到空与静。

    我的三毛老师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我努力的把身体拗成一棵树的样子,体会观察每一处身体发肤的痛楚,屏息凝气,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我可以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直到最后,我晒成了阴阳脸。

    故事5:东极岛文艺海盗
    如何才能成为海盗?

    一个人读了很多书,爬过很多山,去过很多地方,泡过很多妞,既不想当律师也不会演戏,那他就会变成一个海盗。

    在一条航行在时间里的船上,必然会有想做海盗的人。

    ———来自海盗的你。

    故事6:丝绸之路南八仙孤地  
    车抛锚了,路还在延伸到远方。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远方很美,但是在魔鬼城的夜里,又那么狰狞。如果你想在地球上找到一个最像火星的地方,罗布泊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如果你不知道失望是啥,我会告诉你就是凌晨的时候抛锚在魔鬼城里的感觉。

    一个小时也没有一辆过路车走过,我决定徒步出来,离这里最近的小镇只有10公里,我可以做得到。外面很冷,我把帽子拉下来捂住了耳朵,耳边却听到远古的驼铃声,我知道古丝绸之路上的文人骚客开始跟我讲故事;在车灯照射下,我的影子特别的长,恍惚间有七个模糊的影子开始跟着我前行,我知道还有一个影子就在我身旁,她们是当年探寻石油而在这里失踪的八位女地质队员;昏暗中一个闪电亮过,拿着双鱼玉佩的彭加木开始狂啸……

    你不知道,一个黑眼睛的产品狗在探线的路上,要挖多久的史料故事。

    故事7:祁连山马帮
    胡马,胡马,独放胭脂山下。

    从胡马身上飞起来的那一瞬间,时间在我眼前变慢,接着草原像个放大的乳房暴露在我眼前,我努力让自己不要慌,另外告诉我胯下小黑马——要镇定。

    身边的人都发出“嗬嗬嗬”的声音,那是古老的出征的时候鼓励勇士的声音。

    被圈在围栏中央惊慌的小羊垂手可得,抓住脖子之后我左腿和腰眼儿使力,连羊带我自己全部扶正坐于马上,像抢到绣楼里抛下来的绣球一样,攒劲!

    绕场一圈,我亲爱的卓玛已经扑我于马下。

    每年转场前,部落里都要有场“叼羊”比赛,我们知青的后代,也不输于老牧场人。

    故事8:莫尔道嘎童话
    生活在额尔古纳河右岸的鄂温克族酋长驾着他们的驯鹿从小兴安岭下来,他把口袋里的祝福掉了一路,那些祝福四处欢叫: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给每一只驯鹿取一个温暖的名字,挑个自己最喜欢的在秋天的白桦林里滚成一团,在呼伦贝尔的大草原上和草垛一起站岗。如果旅行是一场时间倒着走的钟表,我遇见你,你遇见他,就是童话一场。

    故事9:马达加斯加
    噗通一声,妹妹跳下河去。

    在马达加斯加的一条内陆河上,我们包了一条小船已经走进过几个部落,天黑了之后,这里的部落里就要举办一场篝火舞蹈来欢迎我们。我们漂流的船娘——大约14岁左右的小姑娘姐妹俩跳下去了河里。

    天呐,河里有鳄鱼!船上的当地人都不以为然,导致我一度以为她们是下去徒手抓鳄鱼的。快吃完晚餐的时候,她们俩回到船上,我带着头灯一抬头,两具完美的散发着青春活力的胴体正好在灯下换衣服,古铜色的皮肤熠熠生光。

    把凯撒的留给凯撒,把上帝的留给上帝,把古老的美好,留给马达加斯加。

    故事10:西藏山南,不丹边境
    在寻找一片记载在羊皮卷上的史前冰川的时候,我连车都开得特别探险。和烂泥路比较起来,冰雪路面简直美得可爱。我戴上墨镜,避免远处的雪山刺瞎了我的小狗眼。在这种与世隔绝开一天都看不到一只动物的山脚,却有牧民在此守候了岁月。他分开朝着我围拢的羊群,叫住了狂野的藏獒,把脸贴到我尘灰布满的玻璃窗上邀请我随他回家。

    黎明出发的时候,牧民在冬窝子里给我们煮茶,山野溟?髦校??ぢ?永锏呐7嗷鹕亮粒?痴兆乓徽耪湃绱蟮厍疔值牧撑樱?瓷狭怂暝碌牟咨!K钟筒璧呐ㄏ阋缏?诵⌒〉恼逝瘢?胺铰??ね救缡?缁?忝?逃谛牡住1?ǖ娜肪?蓿?癫卦诒?ㄏ碌牟票Γ?缪蚱な榧窃氐囊谎?凰暝潞裨幔?欢?庑┒疾患耙槐?屡?乃钟筒璐己瘛?br />

    这最后的一幕,是曙光微澜中,与那些一生可能仅谋一面的牧民男女们,互致祝福挥手告别的情形。

    行走只是行走,如果给一件事加上很多其他味道,就如爱、情、性一样,分不清或赋予了过多意义,都让自己痛苦。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