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撒哈拉,听雅江"大漠’悠远回响

    遥远的撒哈拉,北非的灵魂之所在,看似荒凉的外表下让很多内心孤寂的人找到了心灵的归属,他们的思绪情感能够在黄沙的无边无际下信马由缰地驰骋。但是似乎是距离的遥远,也许内心还不够坚毅到踏上那片自由之地,在渴望获得沙漠的广袤之时我遇到了他——雅鲁藏布江边的漫漫黄沙在西藏高山的包围之下,放荡不羁地征服了我。

    一路向东 高山之下给我一抹惊艳

    从乃东一路向东,不知过了多久,我脑海中想象的沙丘一直未现身。在我的理解中,沙丘的直接、直白甚至是他的放浪形骸都应该让我很容易地发现他、接近他,但是在雅江南岸的一路行驶,却只能在高山和公路弯道的掩映间与他擦肩。

    在我些许小失望的时候,一片看似“内敛”的小规模沙丘在高山的强势之下与我谋面。没有沙漠之中沙丘的孤立或是连绵成势,但是在雅江南岸的这些沙丘更有一种雪域高原的苍凉之感。一边是雅江宽广波涛的河面,一边又有高山之下的威势,江南岸的沙丘似乎成为了二者的完美过渡。

    如果说是沙丘,可能更接近沙滩,可能在高山大江的霸气之下,他用一种近乎于平缓和淡定的气质留存于世。在阳光照耀的一瞬,他也会突然间以一抹惊艳的金黄与高山共同震撼了我的视野,那一刻,只需要屏息定格。

    一路向西 寂寞沙洲中的孤寂

    当看过了江南沙丘的平和谦卑,却也能给我转瞬间的一抹惊讶,叹服大自然的公平,让万事万物都在波澜不惊中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些光点。而从乃东一直向西来到雅鲁藏布江北岸,雅江在这里归于平静,沙丘更放低了自己的姿态,迎合着雅江的波澜不惊。看似浅浅的水湾,沙丘以沙洲的形态与江水呼应,一弯江水又一弯沙滩,心中顿生了寂寞沙洲冷的凄凉之感。

    但是不要只以为这荒凉是江北的主色调,他们的慵懒懈怠在一抹有一抹绿洲中有了不同的寓意,沙丘、江水以及或高或矮的绿洲让这些都成为大自然调色板中最自然的三种纯真“裸色”。当阳光投射而下,河水转而变深只剩下一抹刺眼反光的亮色,绿洲仍旧兀自矗立,调和着天和地,调和着水与沙,而沙丘时而和缓,时而平坦到难觅踪迹,但是他这样无声无息默默承载了绿洲千百年来,他的那一抹黄此时是温和的,包容的,而让我醉心痴迷的。

    雅江和沙丘无法让我将他们割裂开来,他们千百年来的相依相伴或许就是大自然的机缘安排,当我登到诺拉山顶俯瞰这一抹醉心之色,才发现我的近距离接触,完全忽略了他们的壮阔和气魄,那是一种没有波涛汹涌和高高在上的格调,让我很难完全转换掉对他们平易近人的感觉,这可能是大自然用它独有的方式让我来重新领悟和解读自然的神奇,只有心中的无尽赞叹和拜服。

远离撒哈拉,听雅江"大漠'悠远回响

远离撒哈拉,听雅江"大漠'悠远回响

远离撒哈拉,听雅江"大漠'悠远回响

远离撒哈拉,听雅江"大漠'悠远回响

远离撒哈拉,听雅江"大漠'悠远回响

远离撒哈拉,听雅江"大漠'悠远回响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3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