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行走就有果子

有行走就有果子

    要以行走为主题,可是行走究竟是什么概念?写文章我一向随意,从来也不习惯为特定的一个主题而写,所以还是先想了想要写些什么,之后才决定从我母语的角度剖析开始再加上过去的经历,最后去感觉我心目中的行走是个什么样的行为,而不是要下定义。

    在现代日文,“行”字的意思相当于中文的“去”,“走”即“跑”。八九十年代,众多日本游客的旅游方式中最主流的的确是跑着去。当时多数人选择参加旅行团,利用有限的几天假期多跑几个地方,那是因为平时工作忙,出游机会实在难得,一出去花费又不小,才让人们将重点放在“如何实现价值的最大化”。在那个年代,社会上存在的种种客观原因,也使得日本国内的旅游文化仍未多元化,也让日本人行走的方式就和日文中所表达的字面意思一样,去哪里都是匆匆忙忙的,回来后只有一堆照片能够证明自己曾经去过哪里,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走过。

    现在时代不同了,有更多的年轻人有机会到外面的世界,旅游的方式也从跟团走马观花逐渐改变为独自安排独自出行,在出发前上网随便输入关键词一查,还能找到别人的文章和照片做参考。此时,我们却又发现另外一个问题,网络的发展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无限量的资讯,但在同时它也开始更多地约束了我们由本能出发的前进欲望,就如在物资充沛的生活中少了最真的渴望,在别人铺好的路上,在别人准备好的选择中,人反而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回来后再次去想当初为什么决定出行,在那些照片中仍然找不到答案。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我每次出游,不管在那里待了半个月还是一个月,经常都会漏掉别人介绍为必去景点的地方。几年前去巴黎玩一个礼拜也没去卢浮宫,而在今年刚去的伊朗,不知道有多少所谓的must-go都没去成。印象尤为深刻的还是前年夏天的巴尔干之旅,马其顿的农村实在迷人,离开没几天又开始想念,结果放弃多年来的梦想之地克罗地亚,换四次车,花一整天的时间再次回去在那里多待了一个礼拜。

    那个农村我还真的说不上有什么特别,别人也会说没有任何的特别,可是今天重新回想起来,就因为那样,在那里我所有的感官才得到了解放,不让视觉再耗尽体力,消磨精神,从此也唤醒了嗅觉、听觉和触觉更平均地发挥起应有的作用。著名景点逼着我们将所有的注意力花在它身上,结果也让我们忽略了脚下和背后的美景和花香。然而在农村就不同了,走了十来分钟已经走出了村子,更没有了看头,到了第二天自己都是那里的村民一样,街上碰到谁也打打招呼,甚至会胡乱聊起天来,还觉得生活多美好。回来后,在照片未能拍进来的时空中,我才会更多地找回感觉来,影子摸不着,脚印见不着,但仅剩的记忆,再加想像,足以使场面在我脑海中呈现出独有的色彩。

    所以我觉得,行走的行为不能光从字面上理解,不但要行要走,偶尔还需要停下脚步,这样才能行走出它涵盖的意义。路不仅让我们走出青涩和叛逆,激情和浪漫,还提供了思考的空间和时间来灌溉和收获,带上收获来的果子,我们又多了一点向下一个目的地问候的准备。

    时间的长短不重要,在旅途中遇到那些不停走着却早已迷失了方向的人就知道,看到眼睛过劳,听到耳朵长茧,大脑也无法正常运作了,只是惯性地任着某种引力拉着走,却又不知道那个引力来自何处。

    说来说去,其实就像一个人的人生一样吧,或者应该说行走也不过是人类的最基本行为,是我们自己有时候想得太复杂而已。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