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散文中的借景抒情

古人云:山川之美,古来共谈。娱情山水、寓情山水是游记散文的灵魂所在。游记散文中有优美的山水风光、丰富的人文景观,作者寄情山水,在模山范水、抒怀传情的同时,或含蓄或直白地表达自己对生活或生命的感悟,因此,阅读游记散文,既能让人身临其境,得到艺术的审美享受,又能激发人的思考和共鸣。尤其是古代游记散文,融合主观与客观,知性、情感与景物和谐统一,使游记散文蕴涵着韵味和力量。

写景状物,灵动传神。欲写游记之人,当有一双洞察秋毫的眼睛,敏于观察,勤于思考,写景既能抓住特征,又能描摹神韵,使此山水有别于彼山水,在作者笔端独具灵性和情趣。如《小石潭记》中写“水之清冽”的特征。作者既用环境来烘托,“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一句,是对潭边景物的描绘,寥寥数语,简洁精练、生动传神,写尽了竹树环合下小石潭周围景致的幽静美妙,而如此清幽的环境自然让人对潭水的清冽不敢怀疑。同时作者又虚实相生,动静结合,“潭中鱼可白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倘徊欢??m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这段文字妙不可言,前几句实写鱼而虚写水,不着一个“水”字,但水的清澈明净可以想见;后几句写鱼由静到动,太阳光照下来,鱼儿的影子落在了潭底的石头上,忽来忽去的游姿,生动逼真。从字面上看,作者是在写鱼,但透过字面,却让我们不能不对那潭水的清澈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融情于景,寄托情怀。“一切景语皆情语”, 游记散文往往“独抒性灵”,以情动人。作者在模山范水的同时,自然会把自己的思想情感,通过艺术的表现手法,与那些美丽的景物结合起来。再看《小石潭记》,作者无论写潭水之“清冽”,还是潭边竹树环合的四周景色,处处透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的氛围,那幽邃凄清的小石潭正是柳宗元被贬放逐后忧伤寂寞、孤独苦闷的自我形象。仕途失意的痛苦、才智难展的抑郁,都借助于小石潭的清冷和盘托出,心情在伐竹取道、谈山访水、观鱼赏景的短暂的欢畅中后陷于难以言状的孤独和忧伤之中。一方面,他想在清风明月的自然中求得一种泰然心境,因为他是以一个谪吏的身份登临永州、寻访山水,幽静深邃的小石潭风光,可使他感受自然的美好继而欢欣;而另一方面,正如李白所言:“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凄神寒骨,悄怆幽邃”的环境反而令人触目伤怀,百端交感,引发了他神伤骨寒、悲怆哀怨的心境。

托物言志,意蕴深长。游记的另一大特点,就是通过记游写景来抒情言志,寄托感慨,生发议论,表现出作者的人生理想和政治情怀,并折射出时代的特征。如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作者洋洋洒洒写洞庭湖或阴或晴时的万千气象,写迁客骚人们登楼览物时或喜或悲的心理感受,景随情生,情景交融。而作者写登楼者览物之情的悲喜二意,只是为了道出超乎这二者之上的一种更高的人生境界,那就是古任人推崇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生态度!进而自然提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乐观。可以说,岳阳楼是人们赏景抒怀的一方佳处,但因为浸润了范仲淹的“忧乐观”,岳阳楼成为无数人敬仰的圣地,岳阳楼山水也就独具神韵和魅力了。

“山川之美”作为基本描写对象的我国古代优秀的游记散文作家,他们的创作往往不停留于对自然景物的单纯描摹,而是在生动传神的写景过程中融入感情,抒发感慨,或阐明道理,发表议论,从而使作品既具有景趣、又透射出情趣和理趣,达到写景与写心互相交融的艺术境界。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