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旅游诗歌及其写作

旅游诗歌是以咏游抒情为内容的诗歌。这类诗歌是在旅游活动中产生与发展起来的。我国古代的旅游活动开始得很早,远古时代就有“黄帝游五山”的神话传说。我国旅游诗歌的渊源也是很久远的,两千五百年前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了对于旅游的重要对象“山水”的片断描绘,如“崧高维岳,骏极于天”(《崧高》),“河水洋洋,北流活活”(《硕人》)。到汉末时已出现如曹操《观沧海》这样的旅游诗歌的名篇。我国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江山多娇,具备着旅游活动的最佳条件,两千多年来,作为旅游活动成果的旅游诗歌在我国诗坛独树一帜,不仅有许多脸炙人口的名篇佳作,而且形成了自己优秀的艺术传统,是我国诗歌艺术宝库中的瑰宝。

由于表观对象的不同,旅游诗歌可分为三种类型,它们各自具有不同的特色和写作规律,现分述于下:

摹写山水 吟咏自然

山水诗是开放在我国诗坛上的一枝奇葩。我国历代的诗人酷爱歌颂祖国的山水。据统计,《唐诗三百首》中写到山的有220处,写到水的有252处。但不是写了山水的就是山水诗。作为一种诗歌流派和艺术形式,山水诗的基本特征是以山水自然作为审美表现的主体对象,以摹写山水、吟咏自然作为诗歌的主要内容。我国素有锦山绣水之誉,并且向来把江水(即山水)作为祖国的象征,山水诗不仅给人以大自然的丰富美感享受,而且也把热爱祖国的感情传达给广大人民。

山水诗贵能新颖地表现出山水自然的独特美质。广袤世界、万水千山,总是各异其貌的,不同诗人对于同一山水的审美感受也总是有所不同的。优秀的山水诗人总是能以独特的感受,写出山水的独特美来。如贺敬之于1?61年写的《桂林山水歌》,是一首新时代山水诗的代表作品。诗的开篇就不同凡响:“云中的神呵,雾中的仙,神姿仙态桂林的山!情—样深呵,梦一样美,如情似梦漓江的水!”诗歌不仅一下就抓住了桂林山水妩媚动人的特色,而且传达出诗人那缥缥悠悠、难言难尽的奇异的审美感受。

山水诗要努力追寻高尚的生活情趣。外国有人说:“一片风景是一个心灵的境界。”我国古人亦云:“一切景语皆情浯。”正因为山水诗反映出了诗人思想的倾向性,因此,它应当是诗人心灵美的表现。贺敬之《桂林山水歌》,立意并不只在于对桂林山水的陶醉,而是希冀通过桂林山水的描绘,展示一个革命战士的情怀:“桂林山水入胸襟,此情此景战士的心──江山多娇人多情,使我白发永不生!对此江山人自豪,使我青春永不老。”诗人这种对祖国山河深沉的爱,和由此而生的自豪之情,引起读者强烈的共鸣。

山水诗应闪射出时代的光辉。山水诗作为—定时代的诗人的审美创造,总是饱含着诗人的审美情感,因而能在—定程度上折射出时代的光。

如上所举“桂林山水入胸襟……”的诗句,就洋溢着我们时代奋发的精神。在《桂林山水歌》的后部,诗人写道:“七星岩去赴神仙会,招呼刘三姐呵打从天上回……人间天上大路开,要唱新歌唱随我来!三姐的山歌十万八千箩,战士呵,指点江山唱祖国……”这就巧妙地将历史和观实结合在一起,讴歌了充满社会主义生机的伟大祖国,以山水之美写出了我们时代之美。

古人曾提出这样的美学见解:“写神则生,写貌则死。”我国优秀的山水诗总是形神兼备的。如《桂林山水歌》:“水几重呵,山几重?水绕山环桂林城……;是山城呵,是水城?都在青山绿水中……”这是对桂林山水“形”的描写,“呵!桂林的山来漓江的水──祖国的笑容这样美!”这则是对桂林山水的“神”的升华。诗人对桂林景物也并不过多实写,而着意于传其神!“招手相问老人山,云罩江山几万年?一一伏波山下还珠洞,宝珠久等叩门声……鸡笼山一唱屏风开,绿水白帆红旗来!大地的愁容春雨洗,请看穿山明镜里。”这里抒写桂林山水沭浴在社会主义阳光下的新气象,“形”的描绘就完全服从于“神”的表现。

探幽览古 咏史抒怀

我们祖国旖旎的山河,遍布着各种古老而又神奇的文化遗迹。游览名胜,凭吊古迹,常引起诗人发思古之幽情。他们借探幽览古而咏史抒怀的诗作,被称为怀古诗。怀古诗不同于一般的咏史诗。它们写作的立足点不同,一般的咏史诗是以历史人事为题材,咏写历史;而怀古诗则以文化遗迹为题材,追念古昔。张衡《东京赋》诗中有“望先帝之旧墟,慨长思而怀古”之句,即因“望文化遗迹而发怀古之情。”历史是现实的一面镜子,我们需要不断地汲取历史的教益。

怀古诗要以古讽今,以古喻今,这使议论成为贯串写作的线索。诗歌既要作“史的论辨”,用诗的形式揭示历史的真相、本质:又要“针砭世情”,用诗的抒情向现实的人们灌注历史的教益。沙白的《太平天国石舫》极好地用诗进行了这种议论。诗的第二节:“战斗的风信旗哪儿去了,为什么只有雕栋画椽?你不觉得这楼台太沉,笛管丝弦象解不开的船缆?你不觉得这船舱太小,绣幕珠帘把长天遮断?”在一连串的诘问中指出太平天国领袖们由于迷恋特权和享乐,消沉了革命的意志,脱离了实际,脱离了人民。诗的第三节:“你以为这儿非常保险?花园四周有高高的的墙垣一一可不象那激流中的路,头前排满了风刀浪剑。呵,可曾想到诺大的天王府,一朝只剩下碎瓦残砖?”又以诘问的形式深刻揭示出太平天国革命失败的原因:特权和享乐导演出了太平天国失败的历史悲剧。诗歌正是通过这种诗的议论,最后把读者引导到对现实的思索。

但是,绝不是讽喻现实、发发议论就能写出一苜好的怀古诗来。怀古诗要靠优美的艺术形象来表达作者思想感情,以感染读者。《太平天国石舫》一开篇就让诗人的议论伴着石舫的艺术形象进入诗中,“收起了击浪的橹,落下了鼓风的帆,留恋池上的涟漪,水底宁静的蓝天,从风雨中驶过来的船在这儿搁了浅。”这里石舫化作了太平天国的战船,诗人以石舫的艺术形象进行着历史的反思:太平天国的领袖们定都南京后,被花花世界迷惑了自己的眼睛,造成了革命的停顿。综观全诗的思想的感情自始至终都这样荡漾在生动的形象中。

怀古诗的思想价值则决定于诗的立意。平庸从来是怀古诗的坟墓。怀古诗的立意要深刻。诗人要站得高看得远,使诗歌在对古迹的深思中闪亮真知灼见的光芒,帮助读者更深地理解历史、认识现实。

领略风物 汲吮意趣

一个有艺术眼力的诗人,在游览名胜、凭吊古迹的同时,总是忘不了以他最宽阔的胸怀去拥抱各地的风物,写出亲切优美的风物诗篇。

咏写各地风物特点的风物诗,从内容来看可分为两大类型。

一类是写自然风物的。这类风物诗有的咏写地域风貌。如盛唐诗人岑参,就曾这样生动描绘西北边疆火山、热海的奇观:“火云满山凝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侧闻阳山胡儿语,西头热海水如煮”。有的则咏写气候物产。如清朝王士桢的《广州竹枝》:“梅花已近小春开,朱槿红桃次第催。杏子枇杷都上市,玉盘三月有杨梅。”描写出广州温暖的气候造就了花繁果多的热闹景象。

另一类是写社会风物的。这类风物诗有的咏写民风民俗。如宋代诗人陆游的名作《游山西村》,那“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的诗句,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生动地描绘出一幅诗人家乡的风俗图画。有的则咏写人物人情。如唐代李白的《幽州胡马客歌》:。“天娇五单于,狼戾好凶残。牛马散北海,割鲜若虎餐。虽居燕支山,不道朔雪寒。妇女马上笑,颜如?玉盘。翻飞射鸟兽,花月醉雕鞍。”把北方游牧民族的粗犷、雄放写得活灵活现。

风物诗从写作上来看,又可分为三种类型:

第—种是重在写出风物的自然美,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和乡土气息。诗人张志民1961年曾写了一组《西行剪影》的诗歌,内中就有不少优秀的风物诗。如《牧羊姑娘》:“天连着草,草连着天,天多宽呵,草多宽!牧羊姑娘草原飞,天头地尾一鞭赶。风吹千顷浪,马奔万里烟,撕把彩霞擦擦汗,策马跨天边……。马蹄飞,歌声远,水一片,牧马姑娘草原飞,轻似花飘美如雁。长辫花间笑,红裙湖底闪,有她更显牧草绿,有她天更蓝……”辽阔的草原,美丽的牧马姑娘,真如“清水出芙蓉”一样展现在读者眼前。这类风物诗要特别注意选择美的形象去构成美的诗意,以咏写出风物韵味。

第二种是重在以风物描写表现某种思想感情,由此产生出强烈的现实感和鲜明的时代性。如张志民《西行剪影》中的《秋到葡萄沟》:“秋到葡萄沟,珠宝满沟流,亭亭座座珍珠塔,层层叠叠翡翠楼。”“葡萄沟呵,葡萄沟!葡萄沟横抹千山秀,葡萄沟呵,葡萄沟,尝一颗葡萄心甜透。”“风吹碧浪香千里,葡萄沟风光瞧不够?枝枝蔓蔓多情带,缠住我心儿不让走……”诗人是在借葡萄沟的丰收美景讴歌着我们美好的生活。写这类风物诗要使情与景做到自然融合,以真实的情景去拔动读者的心弦。

第三种是重在将风物描写与哲理表现相结合,使风物诗既有艺术的魅力又有思想的深度。如张志民《西行剪影》中的《雨后草原》:“旭日,从露珠上爬起;晨星,在草湖里降落。望天涯,晴空八万里;看海角,水天成一色。辽阔呵,辽阔!哪里是边缘?何处寻疆界?草原呵,草原!你就是用这样的胸襟呵:孕育那一一草原的儿女,给予他们骑手的性格。”“篷帐,是草原的花朵;羊阵,象起舞的天鹅。放眼望,鞭飞马如浪;脚下瞧,风吹草成波!多姿呵,多色1一千道霞光,一万种花朵,草原呵,草原,你就是用这样的色彩呵!画出那塞外的风姿,染成那草原的生活……”辽阔的草原与草原儿女的性格,多姿多彩的草原与草原儿女的生活,巧妙连在一起,给人一种哲理性的认识。写这类风物诗应让深刻的哲理赋予风物以新鲜的生命,使风物诗富有一种“理趣”。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