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行走就有抵达

有行走就有抵达

    一

    很久以前,我有一个隐秘的博客,名字叫Walking。那里没有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人,我自由自在地写作。不知不觉,也有了一些读者,而后又认识了一些朋友。正如其名,博客里的文字大都与行走有关,又带着一些私人的记忆。博客标题旁我写了这么一句话,“真正的行者往往总是沉默的,因为只有沉默的时候才听得见大地的呼吸。 大地,无处不在。 走,永无停息。”

    那时我还在上海,正处于对旅行极度着迷的阶段。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做着并不太喜欢的工作,盼望着每一个公众假期,奔向远方。远方对于我来说,有着无穷的吸引力。那一年,我走了青藏线,一个人去了云南,夏天的末尾又去了一次青海湖,并在秋天最好的时候徒步了贡嘎东坡。

    那时的我有着无限的热情,对生活,对远方。每次回来都要写长长的游记,以在日常的琐碎生活中回味旅行中的美妙滋味。“持续向往,平静而丰富”,从当年的签名档中就能一瞥当时的状态。

    很好,很妙。那是十年前了。想想,时间还真是一把杀猪刀。

    二
    在我的摘抄本中,有这么一段话:“就在这一年,我的足迹到过许多地方。我像一个歌中的假行僧,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经历和风霜可以洗去一个人深深的学院气质,使他变得成熟、敏锐,发现世界的繁复和神秘。在行走中了悟生活的真谛,发现:人的生活是粗糙的;人的内心,暗藏着永恒的美好、忧伤和向往。我的心中有一个不变的信仰,它是什么,我不很清楚,但我不会放弃这在冥冥中引导我的力量。直到有一天,我离开尘世,回返永恒的地方。”

    十年前,第一次在《南方周末》上偶然读到就异常喜欢,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会读很多遍,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把它拿出来读一读,似懂又非懂,但总有新的理解与体会。

    十年后的今天,当我再次把它翻出来读。惊奇于,竟然,懂了。是完全共鸣的懂,是无需多言的懂,是已经脱离字面的懂,是如己出的懂。

    这十年里发生了什么?无非是,走啊,走。

    三
    我在上海待了两年便离开了。远方对我的吸引实在太大,而心中的那个声音越来越强烈。我被一种无法道出的力量牵引着,只能上路去寻找。寻找什么?还真说不清。

    说不上为什么,要上路。一开始不知道,在路上的时候不知道,回来之后依然不知道。只是一种牵引,与孤独感类似,与一直寻找soulmate类似。

    辞掉工作,开始不设归期的旅行。

    四

    没有时间概念,行程永远都在变化,看不出有什么计划和方向。下一个目的地总像谜一样让人激动,可能是因为一个人,可能是因为一场演出,也可能是因为一个名字,一句话。隐隐中,总觉得在寻找些什么,又说不上来,只是奔赴一个又一个地方。

    从南方,到北方,然后往西,然后往南。路过大海,路过雪山,路过湖泊,路过田野。而后翻过喜马拉雅,去到另一个国度。

    从一开始的兴奋,到而后的孤独,到继而的自我怀疑,到最后云淡风轻。遇见友情,遇见爱情,遇见一个个明亮清澈的眼神,遇见奇遇。

    远方不再是一个诗里才有的名词,它变得鲜明而具体。一个个曾经遥不可及的名字在地图上闪耀,而我只需要拍一拍脑袋再查一查车票就将抵达。

    三亚。海口。阳朔。龙胜。从江。西江。贵阳。黄果树。昆明。大理。南涧。丽江。泸沽湖。虎跳峡。香格里拉。雨崩。腾冲。大理。重庆。西安。西宁。青海湖。贵德。孟达天池。循化。青海湖。北京。天津。长白山。哈尔滨。海拉尔。室韦。根河。大同。平遥。碛口。榆林。神木。银川。敦煌。格尔木。拉萨。羊湖。江孜。日喀则。珠峰。老定日。樟木。加德满都。博卡拉。安娜普尔纳。拉萨。林芝。直白。然乌湖。巴塘。康定。海螺沟。燕子沟。重庆。拉萨。纳木措。加德满都。珠峰南坡。拉萨。上海。北京。哈尔滨。雪乡。大连。烟台。青岛。

    当我在黑暗中打出这一个个地名的时候,一幅幅场景在眼前浮现,欢喜与忧伤,还有那一张张渐渐模糊的脸庞。

    在每个句号与句号之间,在那两三个字里,仿佛有一股魔力。它们织成一条道路,以一种隐秘的方式引领着我,循着神的暗语,走向诗的世界,走向自己。

    我常常说,在路上走三个月,就像是在现实生活中经历了三年。行走大大加速了生命事件的发生,不停地出发,不停地遇见,又不停地告别。那一年,Walking上几乎没有了更新,我也不再写那些游记。经历,体验,思考,反省。而对于远方的热情,化为一步步脚印,在大地上渐渐淡去。有些东西在转化,有些东西在展开。量变在潜移默化地进行中,质变就等那个时机。

    我也说不清,具体是什么时候,世界就突然打开了。虽然希望寻找的东西依然在寻找,但显然视野变得更加开阔起来,看事情的角度与高度也发生了变化。

    五
    而后是回来,完成这件看似简单的事情我用了两年。

    这两年我时而在北京,时而在旅行。时而在雪山脚下的小学校给孩子们上课,时而在湘西的山水里走走停停,而更多的时候,我窝在小租屋里,为“该做些什么”而费神费心。旅行为我打开了一个世界,而如何将它与现实生活融合在一起,是另一个并不那么容易的课题。好比出世与入世。怀着出世的心,入世地去生活,于我来说是最期望的状态。

    旅行很简单,现实生活是更难的修行。

    六
    行走,多么文艺的一个词,我更愿意用“走路”代替。我喜欢走路,一直走,一直走,身边的一切都让我新奇,世界在多个维度铺展开来。

    前方有光亮吸引我,模糊,但确定。它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也许会绕弯,也许会迷茫,我知道这些都是必须的经历。

    总有一天将会抵达。

    这是我前行的唯一原因。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