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需要一场一个人的旅行?

为什么我们需要一场一个人的旅行?

    说起一个人旅行,我最佩服的还是这行当的祖师爷——徐霞客。

    他孤身一人,专注穷游三十年,风里来雨里去,基本不搭乘任何交通工具,走的还都是山路野路。

    相比较,古代其他一些知名旅行家,都区区甘拜下风,比如有官方使团境外游的张謇;有境内奢华团游的秦始皇和乾隆;有拿着邀请函境外支教的鉴真和尚;还有带着大部队乘坐豪华邮轮周游世界的郑和。他们,都不是一个人。

    唯一可与徐霞客PK一下的,就是玄奘,但他至少还有一匹“老瘦赤马”,放到现在那也算自驾了。而且在塑造大众对唐僧的旅行认知上,吴承恩的小说还帮了倒忙,给他安排了几个徒弟,有管除妖打怪的,有管搞笑要饭的,有专职行李员,还有小白龙牌水路两栖四驱豪华越野车,到哪个国家都有官方地接社招待,美女都一个劲儿往上贴,舒适度比风餐露宿的徐霞客高了不少。

    旅游这种事儿,在古代那是种逼格很高的活动,一般普通人都忙着填饱肚子不会考虑,参与最多的主要是文人骚客,寄情于山水,都是生活还有诗与远方的那种。此外,就是些秉性独特的各领域奇人了。自虐的穷游大侠和地理爱好者徐霞客正是不折不扣的一位。

    不过,提徐霞客的意思并不是要说一个人穷游逼格高。我看重的,是他能够勇于寻找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徐霞客其实生于明朝江阴地区的名门望族,祖上素有高士之风,诗书传家。本可去追逐唾手可得的名利,但却选择了在当时被视为奇门异术的地理学,用尽一生在颠沛流离的路上。这是一种稀有的反社会传统和潮流的行为,需要有一颗尤为强大的内心。

    现代社会,一个人旅行已很常见,但大都是青年人,对大多数上有八十老母下有黄髻小儿内有结发良人外有老板领导的人来说,仍然是种很难付诸实践的活动。

    当下中国社会的同龄人,大多处于一种为了家庭事业奔波的阶段,被种种压力重重包围着裹挟着,生活如上了劲儿的发条,不敢放慢向前的脚步,不敢停下来松一口气,不能顾及自己的感受,没有自己的空间,想要摆脱这样的生活模式却又没有勇气,焦虑而压抑着。

    一个人旅行,至少可让我们真正短暂抽离出当前的生活状态,去换一种方式来感受这个世界。

    前几年,因为得了一场重病,几次切除手术和放化疗,让我在床上躺了四个月,心情也很沉重,便和家人商量,想一个人出去散散心,虽然他们担心我的身体,但也理解旅行是我最为放松自我的方式,放疗结束一个月,便一个人背包上路了。

    这是一次很特别的旅行体验。没有准备,只有一个大致的预计路线,身随心动,想去哪里点哪里,结果一走就是两个多月,走了九省三十多个市县。

    不再是政府官员,不再像平日里那样端着,没人在乎你是谁,在任何人面前你都是全新的,喜欢的地方就多待几天,原本内向的我和五湖四海的朋友坐下来就能一顿神侃,饿了就找好吃的,困了躺哪儿都能睡,肆意地不顾体面地像一个流浪汉,而内心,却快乐地像一个孩子。

    实现了很多带有浪漫主义情怀的装逼心愿,比如在内蒙草原纵马奔驰,在黄河壶口迎浪花激荡,在白马寺与高僧问禅,在延安看红色经典,在长江三峡上吟诵那首“轻舟已过万重山”,在凤凰重读边城,在大理赏风花雪月,在丽江听纳西古乐,在泸沽湖体验摩梭族走婚,在香港唱东方明珠,在马来西亚与海龟同潜……

    当然,也有意外的时候。去汶川的路上遭遇塌方,在大巴车上坐了一天一夜腰疾复发,在康定突发高烧,继而在稻城产生严重的高原反应。幸运的是,有路上认识的几个学生小伙伴们照顾,康定青旅的老板还为我熬粥,并赠我牦牛毛的外衣。

    一个人在藏医院看病是种什么体验呢?就是我想说我高反,不懂普通话的藏医却给我开了一大盒药,对症疗效是肝炎。

    路上生病的时候,和一个同命相连的乡村教师各自裹着大被躺在床上,他一辈子没出过那个他献出了一生的村,年过六旬才猛然意识到人生不应如此,终下决心走出来,形单影只瘦骨嶙峋的一个人,眼中迸发出看看这个世界的炽热渴望。

    还有美国小伙Kent,华尔街的金融分析师,辞职来中国工作和旅行,在泸沽湖现金用完了,没料到没有提款机。我资助了他几天的费用,他非常感激,彼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路上,我们常常买点鸭脖子和啤酒,一聊就是半宿,他给我讲他父亲地质考察的事业和患癌的经历,鼓励我战胜病魔。后来过了一年,我旧疾复发,在北京工作的他,亲手做了一大盆意大利面给我,国际友人的慰问让我非常的感动。

    这样的故事很多。就这样,一个人在路上,经历着以往不曾有过的体验,与不同形形色色的人在不同的情境下发生着多样化的连接。

    这次旅行,对我来说,既是患病后的一次心理疗愈,也是体验一种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而这种体验,是一般性的休假出游所无法给予我们的。

    患病之前,我是一名公务员,在中国最繁忙的部门之一熬了9年,常年加班加点,压力山大,健康状况每日愈下,表面风光,内里实疲惫不堪,微薄的收入也难以让家人在北京过上更好的生活,压抑而焦虑的情绪、匮乏的工作价值感,时刻不在折磨着自己。

    尽管有着看似顺利的上升空间和仕途前景,我后来还是决定辞职了,并进入在线旅游行业、签约成为专业摄影师,寻找人生更多的可能性。不得不说,病后的那次一个人旅行,为我心中决定辞职的天平增加了一个砝码。

    旅行有很多种方式,对于很多陷入一种人生角色而苦苦支撑的的人们,不妨多试试一个人旅行。

    只有一个人,才会有彻底的放松,不必时刻去顾念着照应他人;只有一个人,才会远离平日的嘈杂,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只有一个人,才会走出日常的生活圈子,与更多的人发生连接;只有一个人,才会消弭内心的屏障,有勇气做未曾尝试过的事。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