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与文学

    旅游蔚为时尚,游记方兴未艾,这是很自然的事。但风尚游记的文字越来越偏重实用,远离中国传统游历文字对意趣的强调,却是大家当初始料未及的。人文类的游记这些年未必没有,但“游记=导游手册+流行歌词”的写法还是蛮普及的,不能不算是阅读上的一个遗憾。在这种前提下,作家洛艺嘉推出了她的旅游文集《一个人的非洲》,实在是一件值得读者期待和庆幸的事情。

    就书的背景而言,《一个人的非洲》有两点引人注目:一是洛艺嘉为第一个以个人方式游历非洲的当代作家。3年的时光,足迹遍及非洲的东、南、西、北、中部,共22个国家。其间,有被黑人在街上围观的奇遇,也有途遇当地政变的惊魂瞬间。二是这本书也是国内近年所推出的游记中,唯一一本关于非洲的人文游记,不止涉及地方风情,更关键的是,作者写到了当地的人心,这一点在以往的游记文字中,或多或少都为作者和出版者所忽略。

    洛艺嘉的游记文字本身,也有三个特点———

    第一是书中文字虽以她个人的游程为描述主线,但文章的信息量奇大,历史的、当下的、景物的、人情的都有,即给人那种跟在摄像机后的亲临感觉,却也有着淡淡的书卷气。看看这些篇名,我们即能体会:《迦太基繁华旧梦》《一瞥开罗交通》《在非洲看世界杯》《战火中的古尔邦节》《不让拍照的广场》……

    第二是因为她的小说家身份,她对旅途中素材的选取多是带有情节与情致的,文字上也有一种“个人的讲究”,这使她的游记往往具备了一种故事性,好看,而又潜藏着作者某种品味。比如《树顶相遇》,写的不仅是故事,还有传说与现实的映衬;《在卡萨布兰卡追想<北非谍影>》,展现的则是电影幻想与现实浪漫的反差;在《蓝白小镇》,她不止写到了福柯和他的同性恋人,不止写到了那些当地的艺人,使她着迷的,似乎是“西第布萨伊德”这个名字背后的多重含义……

    第三是作者的女性身份,她在叙述那些传说乃至注目身边的芸芸众生时,都带了一种心疼在听、在看、在想。不再是寻常过客的道听途说,她讲的这一切就是她的整个世界的一部分:“旧日时光,老照片为我们保留了下来。梦回从前,那跑得和鸵鸟一样快的火车,是如何奔驰在非洲原始的大地上;那殖民者是怎样的趾高气扬;那黑人是怎样失去自己的家园……看着老照片的黑人,却有平静的目光。”

    “我想,在中国上海的餐厅,是不能张挂中国人半殖民时代被欺凌的照片的。对从前的历史,黑人是宽容的。除宽容外,殖民文化也已深入到他们的血脉”(《斯坦利的老照片》)。能以这样的文字,出现在以弘扬闲情逸致为己任的当今游记中的作家,似乎,并不很多……

    据说,《一个人的非洲》还只是洛艺嘉即将陆续推出的“非洲游记系列”中的一部。人们有理由对这位“让游记重新回到文学”的作者的作品,抱有信心和期待。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