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蕾 邂逅莲花的温柔

徐静蕾 邂逅莲花的温柔

    我们想先看看海啸之后的大象们是否仍然安好。如果连大象的生活都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那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个国家正在慢慢重新好起来。

    亲近自然:动静之间皆是爱

    回想自己第一次前往斯里兰卡的经历, 徐静蕾总有比旁人多上许多的故事可以讲。“ 可以说, 我的这次行程还未开始就已经多了一些不同寻常。” 这份“ 不寻常” 一方面表现在时间上, “ 那时候距离大海啸刚刚过去不久, 许多受灾的地方还在逐步重建的过程中。” 另一方面, “ 斯里兰卡旅游形象大使” 的身份, 也让第一次访问斯里兰卡的徐静蕾从感情上多了许多亲近。

    从海边小城尼干布出发, 徐静蕾的第一站选择了斯里兰卡最富有温情的“ 大象孤儿院”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大象在斯里兰卡具有非常崇高的地位。无论是各种各样的工艺品, 还是形形色色的建筑物, 大象的形象无处不在。“ 其实选择这个地方作为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有原因的。我们就是想先看看海啸之后的大象们是否仍然安好。如果连大象的生活都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那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个国家正在慢慢重新好起来。” 徐静蕾所说的“ 大象孤儿院” 是斯里兰卡野生动物局于1 9 7 5 年在盖克拉镇西北部的品纳维勒为丛林中失去双亲的小象专门建造的。无论是身负重伤、离群迷途, 还是罹患疾病的幼象, 都是这间“ 孤儿院” 的收养对象。在这里, 它们不仅受到了精心的照顾, 还可以生儿育女、颐养天年。

    在“大象孤儿院”,大象们是当仁不让的主角,无论是从哪里来的游客, 都要为大象的活动“ 让路” 。“ 我们到的时候, 正好赶上大象吃过饭后集体去河里洗澡的盛况。几个人正沿着土路慢慢往河边走, 突然就听到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隆声。来势汹汹的象群行进速度非常快, 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 要不是躲得够快, 被踩到了大概就麻烦了。” 徐静蕾兴奋地比划着当时的情景, “ 不过要闪就得闪远点儿,不然光是象群经过扬起的尘土也够你受的。”

    除了憨态可掬的大象本身足够有趣, 徐静蕾说绝对不能错过的就是这里的小商店售卖的“ 象粪纸” 了。“ 听名字觉得很奇怪吧, 但真挺特别的。用象粪做纸的工艺在斯里兰卡已经发展得相当精湛了, 而且从纹理到质感都跟普通的纸区别很大。要不是因为行李太重, 大概我会买很多背回家当礼物, 虽然事实上我也真的没少买。”

    斯里兰卡人对生活的热爱, 并不仅仅表现在动物身上, 即便是一花一木之间, 也随处可见一斑, 这种感受时至今日都让徐静蕾记忆深刻。“ 比如我们后来去到的康提皇家植物园, 简直就是奇花珍木之大成。芳香园、兰花馆、蕨园、仙人掌馆、纪念林园、椰林大道等等, 不仅分别有着清晰的主题, 同时彼此交相辉映, 浑然一体。” 皇家植物园中, 让徐静蕾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种名叫“ 康提舞” 的兰花, “ 这种兰花就像舞蹈演员一样, 花芯是头和张开的双臂, 中间的花柱是身跨的长鼓, 花瓣则是舞动的长裙。就连颜色也和当地人跳康提舞时的穿着非常相似, 完全活灵活现。” 当然, “ 赛萨树” 、“ 响声树” 、“ 雨树” 、“ 逮猴树” … … 也各有各的奇趣之处, “ 如果不是真的对生活发自内心地充满热爱, 不可能发展到如此庞大的规模, 要知道这个植物园已经有着几百年的历史了。”

    古城巡礼:寻找逝去的文明

    来到斯里兰卡,就不能不看古城。千年的文化积淀中,无论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波隆纳鲁沃古城, 还是汇集了兰卡石窟艺术精华的丹布勒古城, 又或者传说中受到“ 神之庇佑” 的加勒古城, 都是斯里兰卡文化的绝佳诠释。在这些古城的墙砖与石缝之间, 逝去的文明仍然隔着时间的长河, 与现代人进行交流。

    素来有着“ 斯里兰卡第二首都” 之称的波隆纳鲁沃古城毋庸置疑成了徐静蕾强烈推荐的“ 必达之地” 。“ 波隆纳鲁沃古城可以说相当生动地向大家展示了什么叫做“ 历史古迹” 。这里的景点很多, 但大部分并不像中国的古城一样, 经过了大量的人为修葺或者改造, 更多的是保存着最原始和自然的状态。走在波隆纳鲁沃古城中, 你最常看到的情形就是一些石墩、石柱散乱在树林中, 不仅颜色灰旧, 甚至还可能长满了青苔。有的岩石上还保存着雕刻出来的巨大的佛像, 不仅细节完美, 单是气势就颇为壮观。” 曾经作为斯里兰卡第二任首都所在地的波隆纳鲁沃纵然繁华不再, 但当年占据宗教商业中心的气场和底蕴却丝毫不减。

    与波隆纳鲁沃苍凉空寂的“遗迹感”不同,位于斯里兰卡中部文化三角核心地带的丹布勒显然要热闹许多。在这里, 素有“ 金庙”之称的丹布勒石窟吸引着许许多多的游客。“ 在斯里兰卡, 几乎所有的寺庙都是要脱鞋才能入内的。不过和大多数寺庙中的平地状况不同, 丹布勒石庙门前还有一条不算短的岩石坡。如果不是像当地人那样早已习惯了赤脚行走, 这段路大概对很多人来说都算得上一个小小的考验吧。” 在丹布勒石窟, 大大小小的洞窟中是形态各异的石佛雕像和精美壁画。由一整块岩石雕刻而成的、长达1 4 米的涅??卧佛、栩栩如生的印度神湿婆和守护神毗湿奴的塑像…… 以及洞壁上斑斓璀璨的各式壁画, 都可以看得出佛教在斯里兰卡传播过程中的深远影响。

    作为斯里兰卡非常重要的佛教圣徒朝圣之地, 丹布勒石窟的保护工作非常严谨而细致。大到整体安全检查和游览规划, 小到游客参观距离和拍照时闪光灯的严格禁止, 都有很明确的规定, 一旦触犯绝不留情。“ 所以每一个带着游客进入丹布勒石窟的导游都会再三嘱咐大家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就算是游客自由参观时间, 导游们也几乎个个都是眼观六路, 耳听八方, 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 会马上跳出来制止。” 徐静蕾说,她们参观的时候,就亲眼看到有几个年纪不大的小朋友在石窟中跑动, 导游立刻提醒随行的家长注意看好自己的孩子。“ 在任何一个地方游览, 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和规定,是作为一个文明游客最基本的素质。”

    微笑国度:滨海佛国的迷人气息

    仅仅以陆地面积来衡量的话,斯里兰卡并不算大,但这里却一直都是造物主恩宠的胜地。舒缓平和的海浪, 深蓝通透的夜空, 纷繁细密的星雨…… 无论是冲浪、滑水, 还是驾着帆船远航, 抑或只是懒懒地躺在海滩旁静听涛声, 著名的海滨渡假胜地班托塔都充分满足了徐静蕾作为一个游客对于海滩假期的完美幻想。海有海的风情, 山有山的雅致, 藏在斯里兰卡中部山区的努沃勒埃利耶则又有着截然不同的美妙之处。“ 这里不仅有着全斯里兰卡最正宗的锡兰红茶, 同时茶园的美景也数不胜收。在山上凉薄的空气中, 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再配一块刚出炉的蛋糕, 恍惚之间, 就有一种回到旧日锡兰的感觉。” 懂得享受美好生活, 又深谙文化底蕴的老徐还特地跟我们分享了她的美味秘籍, “ 英式的下午茶喜欢在红茶中加奶加糖, 如果再和巧克力蛋糕一起吃, 对中国人来说, 显得过分甜了一些。如果能够欣赏红茶原汤的美好, 略微带点涩的茶与蛋糕中的甜, 反而成就了更好的滋味。”

    《兰卡徐静蕾》中的老徐是被拍摄的主角,身在兰卡的徐静蕾却是个不折不扣的“ 摄影师” 。每天饭后, “ 老徐” 最大的兴趣就是独自四下闲逛。从路边的孩子、街道的车辆、破旧的建筑、生长的植物甚至谈心的人们, 她并没有拍摄过于美丽的画面, 但却拍到了最真实的画面。这些照片和徐静蕾的照片混合在出现在这本写真集里, 你会突然感觉: 这些孩子们纯洁的眼神、斯里兰卡人们纯朴的笑容、那简单却真实的景物和徐静蕾的气质是多么的契合, 人与自然是多么的浑然天成。

    “ 在斯里兰卡, 因为一直以来的佛教传统, 几乎每一个人在长期的浸染之下都散发出安静而淡然的气息。至于微笑, 可以说这就是斯里兰卡最好的标志。” 徐静蕾说走过斯里兰卡那么多地方, 无论自己何时举起相机, 镜头中的人都会自然而然地微笑起来。“ 有一次在班托塔旁边的一个村子里, 我自己一个人溜达着,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的时间。想返回酒店吃饭是来不及了, 就决定在外面解决。路过一户人家, 打听了几句, 正巧人家刚刚准备开饭, 就特别热情地邀请我一起, 连家里的小孩子都会主动跑过来拉住我的手,盛情挽留。” 这一餐, 是徐静蕾在斯里兰卡吃到的最美味的食物。“ 新鲜的鸡肉、浓郁的咖喱, 爽口的小菜。兰卡的美, 简单却质朴,让人沉溺期间,欲罢不能。”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