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巴拉并不遥远

  我打甘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梵天净土纯澈而安详。8月的高原上天空真的很是干净,深情而高远。朵朵白云缱绻调皮,自由自在的飘荡在空中,慵懒的变换着姿态,好似是我脖颈上不经意飘落纱巾,只需轻轻纵身一跃便可够到。高原的风,托着我,多想做一只鸟儿,用一颗经水的心在甘南纯净的天空里,做一次自由自在的飞翔。在甘南的纯美的景致里,万物有灵且美,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绿草如茵的草地,黑色的牦牛,以及那些身着红色藏袍的行走在寺庙的僧人,不期而遇的生命之美,犹如潘多拉星球的缩影。不远处的拉卜楞寺,深情的屹立在这一抹安详的时光中,透着说不出的神秘和威严。这一刻,蓝天、 白云,梵音缥缈,你在,我在,生命是如此的美好,我还要怎样的香巴拉!

  夏河,这个因大夏河流经而命名地方,有着“小西藏”之称,拉卜楞寺已经是这个县城的不朽的名片。8月初的夏河,空气中充斥着空灵的梵音和酥油的气息,阳光把唯一的一条主要街道,从中间切为两半,鱼贯而入的人们仿佛是从东头的尘世中,受了佛的度化,一步一步的走入西头的佛国世界中去的。因《天下无贼》在此地拍摄,来夏河的游客络绎不绝,不知是因了热播影片的鼓舞,还是真的想来此地也寻到一束菩提的光阴,求得一缕澄净和平和,以抚慰我们日益单薄的灵魂。无论你怀着怎样的心情,亦会被这里娉婷的梵音感染,身边走过的藏民眼眸中流露着内地人没有的清澈和纯净,行走在蓝天白云装帧的街道,你会觉得连夏河的空气都是有佛性的。藏民信佛,在有情的世界里,万物皆是微尘,微尘也可成佛,人们因有信仰而对生活心存期待,这些住在高原上的人们,相信佛的存在,他们一边与神灵对话,一边放牧着牛羊,日子过得简单安宁,逍遥自在。这一刻,我竟有点羡慕起他们这简单从容的日子来。

  夏河的早晨是从空灵缥缈的梵音中苏醒过来的。藏民信佛,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转经。天刚蒙蒙亮,络绎不绝的藏民们便开始了虔诚的转经祈祷之旅。拉卜楞寺拥有世界上最长的转经长廊,共计一千七百多个转经筒,环绕整个寺院,绵延3.5公里,很是壮观,要走完所有的转经筒,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长长的转经长廊,是藏民的希望之路,是灵魂超越尘世进入天堂之路,虔诚的朝拜者,手持转经筒,口念六字真言,目光坚定而执着,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日新月异的变化着,他们依然虔诚的在心中的朝圣路上永不停息的朝拜着。他们或者围绕着寺院转经,或者在佛像前磕头,或用身体丈量对佛祖的虔诚,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信徒们到这里朝拜,日复一日,风雨无阻,从而使拉卜楞寺拥有了一种非凡的气质,因这种气质,拉卜楞寺与其说是藏区一座香火鼎盛的寺院,不如说是人间一个遗世独立的佛国。我依随着朝圣者的脚步,一边顺时针方向绕塔,一边转动经纶,我并非为来世的轮回而拨动经轮,我只是在想,如果活着而没有追求,没有信仰,那我们是否有理由说我们是一个庄严而高贵的生命,而我们每一个人不也是行走在生命之路上的朝圣者吗?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这世上真的存在着那么一个圣地,使我们人类愿意用尽生命的力量也要去寻找灵魂的栖息地,而引领我们灵魂前行的神秘力量一定是信仰。只不过藏民的信仰是佛教,而宗教的本质不在信神或者佛祖,而是面对神秘的谦卑和面对神圣的敬畏,这也许才是所有信仰的共同之处。世间万物,灵性相通,乾坤大地,万法归一。行走在天地间的我们只需不断放下过往和觉悟生命,才可以抵达莲开的彼岸。

  拉卜楞寺位于夏河县城西0.5公里处,大夏河将龙山、凤山之间冲积成一块盆地,拉卜楞寺就坐落在聚宝盆上。它与西藏的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扎什伦布寺、青海的塔尔寺合称我国喇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拉卜楞寺在六大寺院中面积是最大的,它是甘南地区藏传佛教的高等学府,是第一世嘉木样阿旺宋哲大师创建于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86万平方米占地总面积铺陈着这座寺院的庄严博大,主要殿宇90多座,包括六大学院、16处佛殿、18处大活佛宫邸、僧舍及讲经坛、法苑、印经院、佛塔等,每一寸土地都好像氤氲着佛的慈悲和宽容,不论你有多少烦恼和悲伤,都会被这空灵的梵音涤荡。气势恢宏的拉卜楞寺坐北向南,安然的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像一位久经风霜的老者,敞开温暖的怀抱等待着万丈红尘中远行游子的归来。弥漫在空气中缥缈的梵音,使人恍惚间觉得经年阔别的光阴只是一眨眼的距离,而我们只是外出玩耍的孩童,拖着疲惫的身躯和灵魂回家而已。全寺所有庙宇,均以当地的石、木、土、茴麻为建筑材料,绝少使用金属。整体建筑下宽上窄,近似梯形,外石内木,有“外不见木,内不见石”之说。各庙宇依其不同的功能和等级,分别涂以红、黄、白等土质颜料,让这恢弘的庙宇多了几分神秘和威严。阳台房檐挂有彩布帐帘,好似迎风飘动着的岁月的衣袂,你伸手想紧紧抓住那些光阴的过往,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只有那高远的天空依旧如昨,俯瞰人间花开花落。大中型建筑物顶部及墙壁四面置布铜质鎏金的法轮、阴阳兽、宝瓶、幡幢、金顶、雄狮。这些极有寓意的饰物,彰显着佛法的最质朴的真意,度化芸芸众生。而尘世中的你我,山一程水一程的跋涉,在庙宇回廊前寻找佛陀的背影。

  拉卜楞寺,是一处要用双脚丈量,才能寻到它的神圣和神秘的地方。进入拉卜楞寺,一座座庙宇魏然屹立,在阳光下透着禅的姿态。高大的红墙,仿佛每一颗沙粒都有故事。舞动的经幡,写满了甘南三百多年的春秋岁月,悠远的梵音,空灵缥缈,唤醒着尘世中那一颗颗迷茫的灵魂。那些身着红袍的僧侣,三三两两走过你的身旁,神情安然知足,清澈的眼眸,淡定的笑容,举手投足间是满满的禅意。佛法的光芒在寺院的角落中流淌,广博的佛学经典为生命敞开了一片广阔的天地,而我们却可以卸下昔日厚重的面具以一颗安静的心去倾听佛法的博大精深。在佛的世界里,万物皆有灵,山川河流的景致原本就在人的心里,只不过佛法给我们提供了一种途径,使我们对内心的关照成为可能,这一刻我们也许变得更真实。拉卜楞寺以闻思、医药、时轮、吉金刚、上续部及下续部六大学院最为着名,是全蒙藏地区的寺院中建制最为健全的。最大的学院是闻思学院经,又称大经堂,为全寺中心,也是全寺最宏伟的建筑,有前殿楼、前庭院、正殿和后殿组成。前殿楼供藏王松赞干布像,他淡定的目光在高原清定的风里,裹着青草的芬芳,在鼻翼,眉宇间,爱的波光流转千年。前庭院是本院学僧辩经及法会辩经考取学位的场所,学僧们为了心中神圣的信仰而展开辩论,或手挥念珠,单脚独立并大力击掌以壮声威,或在提问的同时高举手臂向下劈落,或拉动佛珠以借助信仰的力量战胜对方,那份执着和虔诚让人坚信信仰并不是空穴来风,它是在不断的求索和交流中得到悟证的,才在信众们的心里生根发芽的。正殿悬“慧觉寺”匾额,为清乾隆帝敕赐,雄浑挺拔的字迹彰显着这位文韬武略的帝王对佛法的深刻体悟,其实一颗智慧觉悟的心便可了悟佛法的真谛。江山易改,没有什么可以亘古不变,在佛的面前,众生平等,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市井平民,离合悲欢都一视同仁,有一天,愿众生都可以化身为莲,坐须弥身下,听禅读经,平和安宁。大殿内彩色的经幡在微风的吹拂中,代人们向祥云之后的神灵祈求现世的平安与来世的祝福,在酥油香气笼罩的殿堂里,佛菩萨慈爱地观照着磕着长头的虔诚信众,安详的经堂似乎并不受外面那个躁动又匆忙走过的岁月的的影响,人们在岁月日新月异的变迁中依然坚守着纯洁和虔诚的信念。这一刻我相信信仰是一种神奇的力量,它让我们内心平和地面对并坦然的接纳着世间的变迁。也许只有灵魂的觉悟,才可以给那些无处安放的日子,找到归宿。香巴拉真的并不遥远,它就在你的眼前,在你的心里。平凡的你我,只需少一点贪嗔痴,多一些感恩,如此,便好!

  来夏河的人或许都带着尘世的无奈和些许的烦恼来寻找心中的那片净土,但这片充满禅意的土地包容的接纳着每一颗世俗的灵魂。而每一个从拉卜楞寺走出的人,却像经历了一场生命的洗礼,轻松而淡然,他们从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中体味到了生命最本质、最纯真的东西。在佛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放不下,唯有放下才能找到生命的归途。这世上本没有什么纯粹的净土,香巴拉并不遥远,它就在每个人的心里,只有一颗干净的心才能感知,从远方来,回远方去,来时我是过客,去时我是归人。我还是我,我已不再是我!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