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花

  喜欢许巍的《蓝莲花》中那句经典的歌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也经常以这句歌词为借口天南地北的行走天涯,不知是不是这首《蓝莲花》惹的祸。我喜欢莲花高洁的品行,也爱自诩为莲,也许只是因为我的名字的缘故。最近总是做梦,梦里那浸染着酥油的气息一袭袭红衣,那一张张带着纯真灿烂笑容的脸,幻化成朵朵红莲花,绽放在雪域高原之上。或许她们真的就是高原上的一朵朵濡染了宁玛红的莲花。我想也许只有红莲花才配得上她们——亚青寺的觉姆。

  亚青寺,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温婉而灵动带着江南女子的气息,聘婷在章台大草原之上,金沙江的一个支流昌曲河调皮的扭动着身躯,缱绻的拥抱这个如梦幻般的寺院,守护着最天然,最纯粹的信仰——宁玛红教。亚青寺也如它的名字一般,聚集了仙女一般清一色的女僧人们,她们没有华丽衣裳,没有胭脂水粉,更没有名包豪车,除了澄净的心灵和宁静的信仰,就只有那一袭袭红衣,衬托着的明媚的笑容和纯净的眼神,她们有一个如诗如梦的称呼——觉姆。

  这是个被宁玛红教浸染的女儿国,位于海拔3600米的四川省白玉县昌台区阿察乡境内,它安然的坐落在川藏公路北线(即317国道)之上,不惊扰谁,也不取悦于谁,就那么的不动声色的和时光相守,这个蒋阳龙多加参尊者(喇嘛阿秋仁波切),建于公元1985年的亚青寺,四面环山被昌曲河围绕成一个小岛,0.15平方公里的面积上居住着超过2万的觉姆,这里成为世界上女性出家人最多的地方,所以这个小岛被叫作觉姆岛。不过在这里成为一个觉姆也是不容易的,完成十万个长头,学习,上课,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觉姆。这里没有灯红酒绿,没有整饬的优美,满目是枣红色的格子屋,窄小而逼仄,这是觉姆自己盖的木板房,简陋的房子并不能避寒。她们就在外面挂上了枣红色的帘子,枣红色是温暖的,温暖了身体,温暖了精神,因为那是信仰的颜色,而让人心生敬畏的是在那一个个逼仄的格子屋中却隐藏着一颗颗虔诚修行的心。那一个袭袭红衣倩影穿梭其间,好像盛开的红莲花,在每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和那缓缓流淌的昌曲河有着一场旖旎的约定。觉姆岛的河上架着两座桥,一座连接大经堂,一座连接着修行山。逶迤缱绻的昌曲河隔开了这里的两个最大“团体”,出家的那众–扎巴和出家的女众—觉姆,寺庙戒律严格,扎巴是不能随意到觉姆岛上的。晨钟暮鼓,迎来送往,觉姆们不厌其烦的诵着经文,每一天重复着相同的日子,简约、平静、淡定。每次听完讲课后,觉姆们只能浩浩荡荡地从其中的一座小桥回到岛上。那气势犹如一股红色的波浪在曲昌河之上翻滚,不失为亚青天空下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亚青寺的觉姆岛是在悠悠的诵经声中醒来的,叫醒它的不是那潺潺的曲昌河,是那红色格子房中一颗颗对信仰执着的虔诚之心。当早上的第一缕阳光洒满觉姆岛的时候,晨光熹微中,一张张明媚的脸庞勾勒着只有信仰才能赋予人的安静和淡然,转经,磕头,上课,一切是那么的井然有序有条不紊。觉姆岛的生活是清苦和枯燥的,这里只有念经、打坐,修行。在这的固有的节奏里,没有尘世的羁绊,没有都市的喧嚣,一切都是单纯的模样,觉姆们把一腔深情交付佛祖,只为求得顿悟,度天下苍生。也许在信仰的世界里,这一切都是喜悦的。生活的清苦也挡不住觉姆们对信仰的求索。觉姆们在这高原的凄风冷雨中,因为有了信仰的加持,他们犹如怒放的红雪莲,傲然绽放,不问因果。

  如果你恰好从亚青走过,看到一袭袭红装的觉姆,那么你不必惊讶,也无需震撼,这个充溢着佛性的女儿国不乏貌美的女子,那回眸一笑的容颜和纯净的笑容,能融化尘世的无奈。觉姆们没有如瀑的长发和女子该有红颜淡妆,她们自己解决一切生活问题,挑水、劈柴、修房、缝补,因为心怀信仰,所以每一天都是春暖花开,她们是虔诚的修行者,修行者在佛的面前没有性别的。有的只是最原始最纯粹的人。觉悟和不觉悟,圆满和不圆满之分。这、她们用最虔诚的修行滋润着尘世间渐次苍白的灵魂。

  觉姆岛的天气,变化多端,一会晴空万里,阳光灿烂,一会阴云密布,风雨交加,没有阳光的时候,那抹宁玛红便是阳光,比阳光灿烂的是觉姆们脸上的纯净的笑容,而比这笑容更纯净的是那一颗颗修行的心。佛家说“心即境,境亦是心。”任由世间尘土飞扬,却也无法沾染那颗明净的心。也许在亚青这片祥和纯粹的天空下,抬头仰望到的不止是蓝天白云,还有信仰。这一刻我在想,在这苍茫的宇宙间,人与自然相比是多么的渺小,那般微不足道,或许,是信仰让我们和大自然获得了一种连接和默契的沟通,并最终达成了一种和解。  万物无言,却生生不息,各自安然。正如心经所言“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们的一生真的应该去追求一些世俗生活之外的东西,多一些对人生终极问题的思考,这样便可以走出思想狭隘的空间,忘却浮华与苍凉,在这尘世中做一个清白的人,一个有信仰的人。而在亚青寺你这一刻能清晰的感受到信仰给予人一种强大的力量,这力量可以经得起苦寒,可以抵御高原的凄风冷雨,引领一颗颗灵魂一步步走向那莲开的彼岸。此岸和彼岸隔着的也许只是一个念头而已。也许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乌托邦。只不过我们贪恋红尘的烟火,放不下太多的欲望,便只能在这因果轮回中沉沦。

  那条小桥连着的山坡上,散落着觉姆们闭关修行木质小箱子房,简陋而逼仄得几乎不能抵御高原的严寒和风霜,不足两、三平方米的空间,仅只够容一人在内打坐修禅。山坡顶上高高耸立着莲花生大师的塑像,庄严而慈祥的呵护着这片宁静的土地。百日闭关修行是觉姆们在亚青寺一年最重要的内容,每年的4-10月是是觉姆们闭关前的户外公开课。即听课学习期。每年秋冬季节,这里都会举办一年一度的百日闭关修行,每天天未亮觉姆们进入仅容一人的闭关房,每天三次修行,分别为上午、下午,晚上。由于正值寒冷的冬季,在高原藏区,闭关修行既是修行者领会、顿悟的关键时期,也是考验意志和身心的历练期。我真的不能想象是一种多么强大的力量,支撑着这一个个柔弱的躯体,忘却凡尘的在极其艰苦的生活条件下“不问今夕是何年”的进行修行。已期能获得阿秋仁波切大师的印证。生活的艰苦,交通的不便,物质的匮乏,闭关苦修都挡不住有志实修者的脚步。一袭佛衣也舍不得换取世俗的繁华,这力量除了信仰或许真的没有其他的力量可以做到。一袭袭红衣的觉姆们用信仰丈量着一寸一寸的土地,把爱和虔诚在这艰苦的高原中播撒,洁净的像一朵朵盛开的红莲花,褪去凡尘的诱惑,只问修行,她们的灵魂像风一样自由,行走在佛音氤氲的土地。和觉姆们虔诚的修行比起来我们那些在尘世中的烦恼真的是微不足道。也许,我们和信仰也只隔了一米阳光的距离,只是那一颗不曾觉悟的心不曾感知罢了。

  亚青的天空纯净的让人难忘,雪山隔离了凡尘的惊扰,觉姆岛保留了信仰的永恒,那一双双纯净的眼眸清澈的可以让人忘却凡尘的无奈,我们背着世俗的行囊,在弥漫着梵音的寺院中行走,被时光追赶,找不到自己的归宿。恍若做了个南柯一梦。也许,只有将这抹纯净装满行囊,好好保存,才可以从容的和它告别。你来,或者不来,亚青寺就在那里,让我们把这一袭红装披在心头,恋恋不舍的向那朵朵红雪莲致一份最后的敬意,然后从容的寻着那信仰之光,在世俗的烟火中安之若素行走天涯。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