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掠影

    对西安的向往,是从古诗中开始的。在那些诗里,西安有一个永恒的名字长治久安——长安。这个名字的底蕴是:半坡的萌动,西周的雄起,大秦的统一,刘汉的刚健,李唐的盛世……彼时,八百里秦川的富庶,堪与今比,水系的发达,泾、渭诸河的“八水绕长安”,不仅凝聚了长安的王者之气,更孕育了历代文人诗词歌赋层穷不出,如卢照邻那“长安大道连狭邪,青牛白马七香车”的千秋绝句,丝毫联想不到它地属于黄土高原。

    出西安站,抬头便望见城墙,一缕夕阳映照的云烟阁、安远门,笼罩在渐次消退的暑气中,朦朦胧胧的,如淡定的水墨。怎么也意料不到,西安给我的第一印象,竟若置身江南,雄性张扬的格调里带有岚的温婉,可谓“雄关“ “明月“完美组合。严格意义上讲,如今我们看到的西安古城墙,是明时修建的,后来又历经几次翻修。尽管如此,它仍然无愧与雅典、罗马、开罗并称为世界四大文明古都。千百年来,西安人对历史遗存的保护,让我们感叹。古城的格局还都是横平竖方,城墙很厚重,城门洞也显得幽深,经过时有种穿越时空之感。

    循着一条蜿蜒而上的石阶,登上古城墙,高高的城楼傲然耸立,飞檐斗拱,气吞海岳。从女墙边俯瞰,城外高楼林立,一放襟怀,在车水马龙的环岛中间,一座硕大的“丝绸花雨”城雕,便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几千年封建文化的沉淀,最终随着时代的步伐把人们的视野引向高墙之外。一块古老的土地,历史老人曾为它镌刻了无数的辉煌, 一座年轻的城市,时代之神正为它编织着美丽的梦想。

    滚滚红尘帝王都,悠悠岁月百姓城。城墙入夜,两排璀璨的红灯笼使千年古都铺锦叠绣,花为灯笑人为灯醉,让人忍不住有走向深处的冲动,携永宁、长乐、安定、安远,在历史的江岸与时光同坐。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箫声,如泣如诉,绕墙不绝。试想当年,墙下江湖卖艺者顿生一派豪气,那巧妙绝伦的技艺,那正气凛然傲骨铮铮的脸孔,那富有特性的关中口音,虽有些许黯然地挟裹在持以生计的俗世烟火之中,却也是中国功夫文化强盛时期的真实写照。

    次日,去往骊山秦陵近处的地下军营,看那大秦帝国的锐利、刚猛和智慧。过潼关时,不禁想想张养浩的《潼关.怀古》: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作了土。从秦汉到隋唐,期间十几个朝代在那一带建过都。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多少帝王将相、英雄豪杰曾在那里龙争虎斗,威震一时,如今烟消云散,踪影全无,剩下来的只有一?y黄土,令人不忍卒读。

    帝王之都西安的历史自秦以来,已两千多年。伫立的陶俑,栩栩如生,俯瞰这壮观的队伍,使人想到大秦崛起于铁血竞争的群雄列强之林,包容挟裹了那个时代的刚健质朴,创新求实的精神。有人斥责秦始皇筑长城建皇陵,是暴虐苛征的行为,但在当时,这种强势生存的基本精神,已在中国文明的历史发展中一以贯之的表现出来。否则我们这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度根本不可能在统一文明中顽强地生存数千后而成为世界唯一。遗憾的是,一个空前辽阔的庞大帝国,只有15年的生命,犹如一朵绚丽的流星在历史的长河一闪而过,今天的我们只能站在黄土飞扬的土坑边,想象当年霸气巍巍的冷冰器时代,梦里寻她千万回。

    虽然,我们没有忘记大秦帝国,却也淡漠了那个时代的勇气和创造力,在这种民族精神衰退面前,欧洲人文艺复兴是我们的镜子。当一个保护力度空前的秦始皇陵遗址公园雏形初现时,被埋在黑暗中两千多年后再次遇上光线的陶俑,它们的颜料在就不会轻易褪掉。为保护陶俑身上仅存不多的彩绘,研究人员还进行了多年研究,开发出一整套现场保护工艺方法,较为成功地保护了一批彩绘陶俑,对其耐久性也在进行长期观察。“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作为帝国军队象征的兵马俑,穿过历史沉沉的迷烟,最终放射出中国文明正源的万丈光焰。

    离开秦陵,独自走到华清池边上,红墙绿瓦绕骊山,与秦陵的冷峻静穆形成强烈的反差。“霓裳锦袖常舒舞,粉颈香腮永乐陶” 如今妃子杨玉环芳踪已失,倩影难寻,空留一泓温存的泉水,尽诉富裕潇洒时代的浪漫爱情。虽说是红颜薄命,但终归是男人重色轻政,玩物丧志所致。热风滚荡,苦苦消夏之时,倚着栏杆,探身下去,试了试水温,灼热,来得不是时候。只有那石榴木槿,不变地,还在浅笑,山鸟音清,风轻云淡,把华清池抛在了身后,却将那一世倾情镌刻在内心的深处。

    回望帝王之都长安的无限风采,大秦帝国的锐利、刚猛和智慧,传遍华夏大地;汉帝国的精神、文字植入我们的血液骨髓;大唐的雍容富贵、磅礴大度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可见踪迹。其中,难以计数的神奇故事和伟人名士的悲欢离合,虽早已被历史封存,但他们的的奋斗精神与生命张力,始终在后人的血液里回响。“远水滔滔碧浪清,四面柳娇长安城” 随着水环境整治工程的建设,梦回千年长安已不再是纸上谈兵,今日西安正在原生文明的润泽中,呈现满城清辉歌舞升平的长治久安之势。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