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最潮城

醉美最潮城

    飞抵潮城,乍雨乍晴,望江上帆影穿梭,山上楼阁迷?鳎?崦耐蚨恕S?嬉蛔??牛??唬合孀印6辖??ⅲ?幼卷祈拢?唤?莸姆缪趟钠鸬耐?拢??ぬ?绞⑹赖奈跷跞寥粒?擦⒘寺沂赖姆缙?噔耄??昀次∪徊坏埂;翰狡渖希?鎏?媲糯赫牵?牟??⑽⒌靥?荆?逑沧栽凇>倌浚?虺侵新蹩?蟛健?br />

    这潮城的名字,也是有来由,因地临南海,有潮水往复之意,命名潮州。“此心曾与木兰舟,直到天南潮水头”恰也是因为贾岛寄韩潮州愈作者的诗,那一句不同寻常的交契,道尽万千不舍依依,令我沉醉神往。

    曾与流放、苦戍、灭亡为伍,“峰悬驿路残云断,海浸城根老树秋”的边陲重镇,而今日风姿绰然在地屹立于韩水码头,指引着我在历史的河岸看江山更迭,载舟覆舟。历史无言,却把一切昭示世人,不管功过如何,总有一处宁静为历史而存在着——就如这静默在闹市中的潮城。

    远远看去,新房旧舍,勾连一片,深翠浅黛,交融和合。一江烟雨穿城而过,不经意间,就扰乱了三月芳菲,洒落一席温柔。潮城临河主街并不宽阔,拼接有序的青石板路,依然静寂无声地横亘在这条老街之上,凹凸的身躯承载了老街百年,市集的喧闹、车轮的倾轧,以及路过的和相守的人们。将无声的印记烙在它的脊梁之上,成为无法抹去的记忆。

    石板小径的两侧,林立着大大小小的铺子:旅店、商店和饭店特色商品、风味小吃,所有景象似乎都在现代附庸的灵光中闪烁不息。虽然这曾经的通衢之肆只是历史的残留,但是透过它的身影,依然能看见边城风云际会的浑雄和雕栏鞍马的感动。

    我似乎已淡化在潮城古色古香的房舍和屏立四围的美山秀水里了,如同一首小令,你在上阕,我在下阕,承转契合温柔丛生。在那具有黄昏质地的潮声中,尘世兀自喧嚣的繁华逐渐隐去,凤凰洲这一隅的沉静,没有虚饰,有些灵魂的相遇,温暖明净。清水如豆,在黑夜里,沉淀成一壶醇酒。星辉渐次人夜幕中隐现,最终选择了在江边吊脚楼上过宵夜,轩窗面水,把酒临风,欣赏浆声灯影里的韩江。涛声依旧,世界小得只剩下这杯酒,那通体透明的液体,灿黄得耀眼,清爽入喉,酒香漫过天涯,舌尖是麦芽味道的痴缠,澄澈成无语之境。勾兑一壶月色,仰首饮尽,我与此刻的潮城定格在暗夜。

    对坐天将暮,水味似深山。回头去看那醉笑里的微醺,把盏轻扬的姿态,初次领悟了潮城潮人的旷达与洒脱。岸边,好客的潮城人似乎踏着铿锵的鼓声,似乎吟着欢乐的歌谣。回头去看那醉笑里的微醺,是直抵内心的依恋与温情。

    茶曰功夫出潮汕,香浓五内醉终宵。酒醒的早晨,漱洗完毕,沏上一杯凤凰茶,轻轻啜上一口,推窗望去,岭南水乡特色的麻石板街巷与韩江水交相辉映。昨夜歌声似未散,游丝般传来,在江风吹拂中听闻有些含混。重复几遍,才听明白歌谣最后的一句:“冷水泡茶慢慢浓。”一盅工夫茶,喝到嘴里,只不过一小口,可它所盛放的学问却无穷无尽。不是夸大其词,如果没有潮汕的功夫茶,相信陆羽的《茶经》也定会黯然失色。也有人说,潮城若没有李嘉诚,光靠茶的功夫,估计也红火不起来。比潮城更潮的城市还有很多,但这座城在经济发展的巨浪中,不仅保持了昔日的古典风貌,更变成了不落俗套的旅游景点,而功夫茶这种文化符号,在后来无疑成了一种无形的艺术,也是潮汕人的象征,更是一种无言的德行,同时也是潮汕人团结的桥梁。

    城市扩张迅猛,很多城中村被高楼大厦包围,惟独龙湖寨还保持着原生态度,那些熠熠生辉的文化遗存,如天空中明亮的星子,闪耀,闪耀,光辉不灭。所见书斋门第,有和历史一样的沉重呼吸,浓浓书香再现古寨繁华。

    闲闲而寂寂地穿行,龙湖南北门,姚探花府、方伯第、太卿第、夏雨来居、龙湖书院渐次映入眼帘,百年人间烟火熏烤的院落与宅地,没有一丝的做作和半点的遮藏。静观,凝思,在远山近水的光线里,溪畔散发的雾霭,天井洒落的阳光,都给人以恍若隔世的美。有志称,家蓄金山者,必构书斋,雕梁画栋,缀以池台竹树。自宋代时起,龙湖有钱人家就在自己的宅地设立书斋,聘请学富五斗的先生教授自家子弟。直至明清全盛时期,龙湖全寨书斋已有30余处,这此书斋多以姓氏郡望命名,均配以门联或名人撰写的诗词雕刻。值得一提的是,注重文化教育的龙湖,在精心营造读书氛围的心理条件下,建筑符号的处理一反传统样式,形成鲜明的个性。其中最为突出的是黄府、婆祠大门,长宽比例极为张扬。天后宫的门神绘着二位端庄肃穆、和蔼慈祥的女性,而非将军形象,在中原地区,潮州龙湖应为孤例。另劈蹊径的形式创作,往往能使人产生新的美感,与今日的“时尚”观念异曲同工。

    三间五架,朱门锡环,年久而剥落的青墙黛瓦,昭示着寨子的古老和沉厚,干裂而褪色的木雕记录了一个个美丽动人的故事。老宅房檐下,不时会见到姝女珠绣情景。进驻寨子的艺术家们,或买或租下老房子,尽可能保持原貌地改造成茶室、小酒吧、咖啡屋、书屋、小展厅或工作室,时尚的、先锋的、现代的生活悄悄融入村寨,体现了传统文化流动的个性美。

    徜徉在华枝满树的三月潮城,依稀回响着那茶三酒四相约的夜晚,一酌酌“潮气”的清香带着从韩江里打捞的水珠,带着潮人婉转的笑声,光色洒然,默然吟咏,一如那时岁月。痴痴地,片刻凝望,如果生命真有这黑与白的单纯,我们还会不会对繁华绮梦有着向往?雨后的深巷,在那清脆的卖花声里,我听闻,相约绽放的潮城之春,已然完整地溶入那韩江之心,汇入时代的大海。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