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屿岛的碧海银沙

目屿岛的碧海银沙

目屿岛的碧海银沙

    自从福清渔溪到平坛的高速公路开通后,自驾车到目屿岛方便了许多,从高山出口下高速,就到了目屿岛所在地的沙埔镇,一条乡村水泥路又将我们送到了有“福州天涯海角”之称的叫牛头尾的海边,从牛头尾再乘渡船到目屿岛。

    当我们踏上目屿岛,这里隔离了吵杂,远离了世俗,静谧的出奇,除了脚步声,偶尔的虫鸣声外,万籁俱静,一切是那么原始。2005年就听说当地要开发目屿岛,投资几亿建高尔夫球场、星级酒店、海滨浴场等。几年过去了,一切还是照旧,一切还是原生态。一座简易的码头,一条机耕道贯通全岛东、西,在途中有一条土路是通往野马山观石景的通道。海岛的气候环境,除了海岛特有的木麻黄、相思树外,没有其他高大的树,地面上匍匐着的都是低矮的小灌木,马尾松成了小盆景似的。

    岛上住有几十户人家,原有五百来人,现在年轻人全出岛了,剩下一百来号老人在留守。从野马山上望山下的村庄,方方正正、一片翠绿的农田里点缀着红瓦顶的农宅,象是一点红,刹是壮观。野马山海拔106米,山上象形石比比皆是,因了风吹雨打风化的作用,像海龟、似海狮,说什么像什么,只要是你想得到的。一路上,峰回路转,赏心悦目,两小时后到达北海岸边的“东田海滨浴场”。

    草草地吃过晚餐,稍事休息,便急匆匆地来到了海滩。喧哗了一整日的海滨渐渐进入静谧纯朴真挚之态,就仿佛一个调皮淘气的野小子突然遇到陌生人,而一下子变得羞涩安静手足无措的模样。远处的岛屿黑??地在暗夜中形成一个个剪影,犹如中国山水画中泼墨大写意那辽阔旷远的意境。

    夜色笼罩了整个小岛,正是退潮的时刻,渐渐扩大的沙滩上聚集了众多人群。他们白日里奔忙玩耍了一整天,入夜了,也应该休憩片刻了,便三三两两地在沙滩上悠闲地漫步。倒是有十几个孩子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不顾整日的劳累,依然兴致勃勃地在沙滩上嬉戏打闹,或是利用湿润的细沙搭盖起城堡、桥梁等各种建筑,或是用小铲子不停地向下挖掘着,延续着白日高涨的游兴。

    此刻我们置身于名为目屿的小岛上,这个小岛位于福清南部沙埔镇,距福清市区仅有50公里之遥。目屿岛面积仅有3.09平方公里,却有大小海湾36个,沙滩12处,附近海面上还有许多有人、无人的岛屿。古代这里曾做为监视海洋动态的哨卡,成为军事要塞的耳目,因此称为目屿。由于整个岛屿看上去仿佛一只奔腾的骏马,而东部的最高山峰又颇似高昂狂奔的马首,所以当地人有个通俗而直观的称呼:野马屿。

    月亮升起来了。在遥远的天际,起初还有些混沌迷离,恍若被一层黄色的晕斑给包裹住了,看不真切。沙滩上也是一片朦胧的暗光,令人产生雾里看花的感觉。有人在低声嘀咕:看来今晚月亮喝醉了……

    然而一个时辰之后,原本混浊的月色渐渐变得清澈了、透明了,一片洁净明丽的星辉洒向大地,洒向沙滩,洒向海岸,洒向近处的人群,洒向远处的山峦,洒向那波涛起伏的大海。刚才还辨认不清的面孔如今清晰地展现在面前,刚才还混沌似雾的山峰如今醒目地屹立在眼前,刚才还难以透彻的岛屿如今伟岸地罗列在身边。天上一轮明月,把它的清辉慷慨地散落大地,几颗稀疏的星辰默默地陪伴在它身边;水中一轮明月随着海浪不停翻涌颤粟着,时而被起伏的海水打散,时而又重新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波光潋滟的大轮盘。

    夜深了,明月升至半空,宁静的海滩显得更加明丽、清澄、深邃。侧耳啼听,那海浪一波波涌起,又一波波落下,冲击着岸边礁石发出哗哗的幽声。那一波波涌起的海浪在明丽的月光照耀下,呈现出一条条白色的光波,由远及近,一闪一闪地扑上海滩,碎了,退下去了,再一条光波涌上,又碎了,又退了。前赴后继,永不停歇。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