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了月亮 醉了太阳

甜了月亮 醉了太阳

    小满时节,清晨的阳光还带着些昨晚的雨露,迎接着新的一天。车行在去道真隆兴百草谷的山路上。一行人,迷恋那车外不断出现的美景,那简直就是一幅幅水墨画,哦,不,说也是油画似乎同样真切。山间,耕种的农人赶着牛,土边,站着一只狗,一切,显示着一种安宁和平静。雾,慢慢地飘过来,笼罩住了这美景,只有路边的花,还冒出些朦胧的鲜艳。花带雾,雾拥花,雾中的花娇羞滴露。

    三岔路口,年轻的镇领导在等着我们,路边立着的大牌子告诉我:“百草谷”到了。“百草谷”,多么具有文化意味的名字,让人想起神农尝百草,为了中华后代的安康;想到鲁迅先生笔下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想起文章里面写到的中药何首乌。想到这一切,不能不叫人感到兴味深长。

    百草谷,一面面山,满山种植的药材映入我们的眼帘。梯土的路边插着一块块的牌子,告诉我们,地里种的是什么药材:牛膝、太子参、当归、半夏、益母草……那嫩得可人的当归,虽然还是那幼小的药苗,却看得出卯足了劲往上生长……

    我们顺着这一片片当归药圃往上走,更上一层“楼”,就见到那无限风光。在山顶观景台,年轻的镇领导告诉我们,这里就是百草谷最高点,海拔1340米,常年笼在云雾中。专家考察,这里的气候土壤,最适宜种药材。

    极目四方,无数的山,远远近近,高高低低。似乎离我们很近,又好像很远。这种视觉感,其实是因为无边无际的绿而造成,其实,近山就近,远山就远,但远远近近一片浓得化不开的绿,恍惚中,你分不开山的近和远。

    太阳终于从东面山顶上穿过迷雾,透露出几缕阳光,犹如聚光灯,打在对面的山上,这时,山上的绿,便有了层次。

    四面的山上,植被很厚,新种的药材是新绿,刚冒出嫩苗的,远远处望去掩不住黄土,于是,山,又有了黄与绿的变化。我又想到,到那开花时间,该又有五颜六色花的景观。

    站在观景台上,望着漫山的药材一行行,我们有如将军站在观礼台上,检阅脚下那千军万马。镇领导告诉我们,现在我们这里种了5000多亩药材。而过去,这一带土地贫瘠,山大无田,乡民们就是一个字:穷。以前这里是土匪豺狼出没的地方,无论是女子,还是男子都往外“嫁”, 这里两边的山脉,中间一条“缝”,倒真像关门的情景,所以这里以前叫“关门山”。现在找到了致富路,一切都在改变,男女都不再想着往外跑,老百姓不用出去打工,家门口就是致富地。12公里的山谷,种上七八十种中药,于是就改称了“百草谷”。百草,百花,青山绿水,万紫千红,美丽的景色,宜人的气候,又创造了“药旅一条龙”的休闲景观。

    我们驱车驶向谷底,进入了一条绿的“河床”,谷底,满满地种着一沟的益母草,有人说,这里应叫益母沟。益母草是妇女的药材圣品,夏季开放蓝色的小花,朵朵小花,有些像薰衣草的花朵,当然整体形状和薰衣草大有区别。满沟的益母草,现在尚未开花,半人高的药草,满沟一色的浓绿。真是绿了天,绿了地,风吹绿动,让人陶醉。

    到了这里,大家都下了车,徒步往前走,这个山沟,徒步才是最大的享受,不徒步,就叫浪费资源。最叫大家激动的,是公路边的土坎上,结满了刺莓,遵义地区都叫它“?”,贵阳人叫“懵懵”。这样好的山珍,太难遇见。不一会,大家的手里都捧满了红红的刺莓,我捧着这鲜红欲滴的小莓果,真是不忍心下口。

    在好多不知名的花间,最抢眼的是那一蓬蓬的金银花,一簇簇的花满沟满坎,一路盛开着,这样多的金银花,真的是没有见过。

    金银花的花期短,只有十多天,不在初春,也不在盛夏,就开在这小满时节。小满时节多雨,花一遇到雨,盛开的时间就更没多少了。今天的天气,已经慢慢转成了一个大晴天,这些金银花就好像专为我们而开放。清风吹来那藤蔓上的淡淡清香,穿过我们的鼻翼,飘过这山谷,逶逶迤迤,一路清香。刚才有人说这里应该叫益母沟,我认为,它更应该叫金银沟。

    金银花初开是白色,成熟变成黄色。白黄相间,摇曳多姿,一排排挂在弯弯的藤蔓上,真是一种说不出的美。

    我感慨,在繁忙的生活里,有一双发现大自然美的眼睛,让心灵得以净化,艺术得以升华,生命得以繁华。看着这犹带露珠的金银花,不自觉想起川端康成的散文《花未眠》:“自然的美是无限的,人感受到的美却是有限的。正因为人感受美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说人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自然的美是无限的。”在百草谷,享受的就是这充充实实的自然之美。

    金银花又叫忍冬、双花,是多年生半藤蔓植物,一身都是宝。花可治风热感冒、咽喉肿痛、肺炎、痢疾、蜂窝组织炎等症;它的藤具有清热解毒、通痰活血等功能。花年年采收,一般来说,老藤要留着,来年长出新枝,又开新花。

    在一笼金银花前,一位大姐正在割着花藤。背篓里已是满满的金银花,我羡慕大姐的收获,问她每天能收多少,她说,一大早出来的,一天要收这样的三背。能有近百元的收入,不过也就只有这几天。收回家,还要晾晒干了,它是药也是茶。现在还把它制成蜂蜜茶。说着她热情地邀请我们,“你们去我家坐坐,走出这沟,就到了我们花园村,江家,那里家家晒有金银花。”

    大姐的话让我诗兴大发,面对这满山的金银花,吟诗一首:虽不是春天的蕊/更有带蜜的娇媚/簇居山间,无须张扬/虽不是夏天的朵/只有悠悠的沁心入云/飘来淡淡的芬芳/我愿,/我愿是山间一簇金银花/静悄悄走入你的书房/为人间添一绺幽幽的茶香/花和茶,酿成蜜/甜了月亮,醉了太阳。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