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说平塘

    平塘,祖国西南黔桂结合部的一块弹丸之地。因为交通闭塞,长久不为人所知。随着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的历史脚步,越来越多的人走近平塘。这才发现,她的神奇,她的美丽,她的富饶,称她为藏在云贵高原深山绉褶里的一颗明珠,当之无愧。

    历史上,人们对于贵州这块神奇的土地有着太多的误解。不知她得罪了谁?在人们的话语中留下了许多“糟改”她的成语故事。“瘴疠之地”,喻其荒也;“夜郎自大”,喻其狂也;“黔驴技穷”,喻其愚也;“人无分银”,喻其贫也。这些长期流传的话语,使美丽的贵州蒙垢于世,在人们的心灵中留下了一层阴影。

    我对贵州的看法,也是走近贵州才逐步改变的。1987年春天,我参加首都新闻文艺界赴黔文化考察团,走访黔北大地,考察风土民情。那奇伟壮观的天然瀑布,那妙趣天成的自然溶洞,那巍峨叠翠的秀丽群山,那纯厚古朴的民族风情,再加上古代和近当代许多壮怀激烈的革命传奇,令我感叹不已。黔北之行,大开眼界。时任省委书记在会见考察团时说:“黔北固然不错,但黔南也很有特色,那里有许多值得文艺家们关注的东西。如有机会,欢迎你们到黔南少数民族地区走一走,看一看。”

    领导有约,机会难求。一晃就是十七、八年,我再没有重访黔地。直到2004年初冬,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党委、政府组织“中国名家看平塘”大型笔会,我才得此良机,同全国各地及港澳的一批专家、教授、作家、艺术家一道,再度踏上这块披着神秘面纱的土地,走进黔南,面对平塘。

    平塘不再“行路难”。贵阳下了飞机,沿贵新高速公路南行,路过都匀,两个多小时行程,直下平塘。平塘是个山区小县,清末“改土归流”撤消土司特权以后,建县不足百年,面积不足三千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30来万,但却居住着汉、布依、毛南、苗等24个民族,独特的地理环境和人文环境,以及丰富多彩的民族风情,使“平塘”这个名字在贵州,乃至在全国,都开始享有荣耀。

    到达平塘已近黄昏,暮色苍茫,轻纱妙曼,落日的余晖把这个被称为“玉水金盆”的平塘县城点缀得分外迷人。我登上县委招待所的楼顶,环视被平舟河环绕着的小巧别致的县城,蓦然想起宋代著名词人秦观的《踏莎行•郴州旅舍》:“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郴江自幸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此行,我的心境当然不同于秦少游,我只是从他的词里得到了感受大自然美的一种启迪。围绕着平塘县城缓缓流过的平舟河水,象玉带一般,“自幸绕平塘”,把平湖镇环绕成一个水中花城。人们从城西的莲花山上举目眺望,平湖镇宛如盆景,玲珑俊秀,韵致天然。相传明代高僧张三丰云游至此,曾作诗云:“石龙昼夜转流沙,玉水金盆泼客?,峻岭丛中留古迹,青钱洞里现光华。”环绕县城的平舟河水,清澈见底,河的两岸古树挺拔蓊郁,翠竹簇拥,雾气缭绕,使人领略她所特有的“纵使京舟能醉客,终输一波是清幽”的诗情画意。在我到过的国内许多县城中,平塘也许是最美而最有特色的一座,一种“相见恨晚”的感情油然而生。

    我陶醉在“玉水金盆”的美景之中。平塘县委书记左润华和县长唐官莹自信地对我们说,平塘好看的地方还很多,平塘地处亚热带岩溶喀斯特地区,特殊的地质地貌,成就了这里山奇水秀、风景绚丽的地质奇观。掌布乡桃波村的浪马河峡谷;摆茹镇甲茶村九曲十八弯、瀑布成群的甲茶美景,京舟河、天峒河峡谷、打密河峡谷,以及六峒河头毛南族聚居地的平舟河山水田园风光,全县共有100多个风景区,自然风光如诗如画,使平塘荣获了“世界地质奇观旅游县”的美称。平塘民族风情浓郁,“六月六歌节”、“八大行演奏”、苗族的“赶月”芦笙舞,毛南族“火把节”地鼓舞,以及耍水龙,舞花灯,龙舟竞赛等,民族风情令人陶醉。

    夜宿平塘县城。第二天上午,我们一行便驱车前往掌布乡。掌布离县城60多公里,汽车在蜿蜒起伏的高山峡谷间爬行了二个多小时,中午时分到达桃坡村。这是布依族、苗族聚居地。近年来,开发旅游,使这里原本封闭的民族同胞,逐步融入到改革开放的潮流中。我们走进村口,便见有一队布依族盛装男女,吹着芦笙,跳着布依舞,端着酒杯,列队欢迎,一股浓郁纯厚的民族风情扑面而来。仪式过后,这些盛装布依男女,便把我们迎进布依村寨。只见那里已经摆好了一桌桌酒菜,让我们品尝布依族的民间风味野餐。她们招呼七八个人围坐在一个矮矮小园桌前。桌面上放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火锅,火锅边摆着各种生熟菜料,有腊肉、肉丸、豆腐、粉丝、青菜,每人一碗辣椒汤,有点像重庆火锅吃法。不过锅底却不是一般汤料,而是炖着一锅鲜味可口的土鸡。桌旁边还有几种不同做法的糯米饭,芳香扑鼻,任你品尝,吃个够。布依族的这种风味野餐,不是专门招待贵宾,一般游客均可付费就餐,成了这里旅游活动的一个品牌。

    品尝过布依族的风味野餐,导游小姐便领我们去游览被称为有七奇——奇石、奇洞、奇山、奇水、奇竹、奇树、奇鱼的浪马河峡谷。走出桃坡村口,沿着小路进峡谷,只见有一棵倒下的大树拦于路中。原来这也是桃坡一景。导游说,这是一棵有500年树龄的枫香树,原来枝繁叶茂,蓊郁葱笼,在掌布发现“藏字石”之后不久的某一夜,无风无雨无雷电,此树却轰然倒塌。当地人也觉得甚为蹊跷。于是又留下了种种传说。现在残留的十几米高的树桩,又发出新枝,重获新生。而倒下的那棵大树,却成为人们议论不尽的话题。

    我们绕过古木,沿着一条新修的山间小道,漫步进入峡谷,路旁有一小水溪,深约一米,清澈见底。据说这是山中“长寿泉”流出的溪水,在水中飘带般拂动的水草间,有一种二、三寸长的小鱼自由自在地游动,逗人喜爱。这种鱼不怕人,人们到水中濯足,鱼儿不但不走,反而亲近地吻你的腿,因而被称为“吻人鱼”。我曾在新西兰北岛阿托鲁阿的天堂谷看到过这类和人类亲近的奇鱼。今天在平塘山谷中见到这种鱼,不由引发遐思。这不就是我们中国的“天堂谷”吗?我们沿着小道,进入藤竹峡。此峡因峡谷两旁长满藤竹而得名。中国的竹品类很多。藤竹,似藤似竹,长在悬崖,缘壁附崖,牵挂缠绕,但枝叶如竹,属竹科植物。长得枝繁叶茂,沿路数里,犹如绿色织锦,倒挂在悬崖峭壁间,编织成如诗如画美景,看后令人身舒心坦。

    浪马河峡谷最牵动人心的是那神奇的“藏字石”了。据媒体介绍,几年前,掌布人发现峡谷有一块从崖壁上坠落下来的巨石,分为两半,石各长七米,高近三米,重约一百余吨。右石裂面可见有几个大字,被称为地质奇观。现在这块巨石已经用玻璃罩上,辟为参观景点。我们站在离巨石几米处,仿佛可以看到那几个字。第一个字像“中”字,第二个字像繁体的“国”字,第三个字比较模糊像个“共”字,第四个字则像繁体的“产”字,而第五个字则像简体的“党”字。连起来读就成了一个政治名词“中国共产党”。亿年巨石,突现奇观,传为佳话,也争论不休。据一些参观过“藏字石”的专家解释,这几个突起于石面如象形文字的化石,是在远古时代,由珊瑚、海绵和其他生物如贝壳类的碎屑形成的,偶然整合,经过风化,而形成了这样的地质奇观。人们可以按照中国人的意念去理解这些化石的图像,不过这也只是几亿分之几的概率。我是作为一个旅游者来这里观赏的。不管信其有,或是信其无,它在平塘掌布峡谷中出现,则是一个地质奇观,它会吸引成千上万的人来这里欣赏、观察、研究,这也许就是大自然赐予平塘人的一种宝贵财富。

    我们在平塘逗留的几天,饱览了平塘的奇山异水,感受了平塘20多个民族的风情,真是大饱眼福了。临走前,平塘县人民政府还授予我们平塘“荣誉公民”称号。平塘,给我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获得“荣誉公民”称号,更使我兴奋不已。于是仿苏东坡“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句式,作诗两句:“日览黔南风光美,不辞长作平塘人。”以志记游。

    缪俊杰,人民日报高级编辑、著名文艺评论家。著有《鉴赏集》、《文学艺术与新人塑造》、《美的探索》、《文心雕龙美学》、《新潮启示录》、《审美的感悟与追求》、《缪俊杰文论选》、《废墟上的梦——缪俊杰散文选》等著作。曾兼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云南大学等高等院校客座教授。主编有《共和国长篇小说经典丛书》、《著名海外华人传记丛书》、《著名民主人士传记丛书》、《今文观止》等大型丛书多部。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