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湘西(八章)

    夺翠楼

    建筑的诗篇,出自黄永玉先生的手笔。
    因为沱江,比万荷堂灵动;因为青山,比无数山楼神秘。
    夺生技巧,巧夺天工;翠韵境界,出水芙蓉。
    楼乃吊脚楼,飞檐,青瓦,红灯笼。
    百年,千年,万年;船动,楼不动;水流,山不流。
    有时候,他会坐在门口,叼着烟斗,看太阳慢慢滑入山里。
    一条大黄狗从他面前走过去。

    小背篓

    小脸,小手,小脚丫。
    背着背着,就背出了大山。
    大山是梦想的摇篮,摇篮里有好多好多的蘑菇。
    大山是妈妈的梦乡,梦乡里有叽叽喳喳的鸟鸣。
    而你的摇篮呢?你的梦乡呢?
    无论悉尼歌剧院,还是维也纳金色大厅;无论北京,还是他乡。
    你是大山的女儿,你是大山的的传奇。
    小背篓,晃悠悠,
    笑声中妈妈把我背下了小竹楼。

    唱着唱着,就传遍了世界。

    沱江

    在沱江,你想变成一条船,划啊划啊。
    在沱江,你想变成一条鱼,游啊游啊。
    山是翠绿的,随便一捧,就是一掌鸟语。
    水是清澈的,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清幽。
    在舒缓里,在从容里,做梦。
    在沱江的怀抱里做梦,像个孩子。
    最好是春天,你爱的人,爱你的人,大家一起来。
    来了,你就不想走了;走了,你还会想着再来。

    吊脚楼

    树倒下的时候,没想到还会重生。
    没想到有一双巧手将命运安排,有一双慧眼将优雅点燃。
    根扎进土里,就会生出森林;树紧靠大山,就会变成风景。
    百年千年,春去秋来。
    多少惊艳的目光,将你抚摸。
    多少嫉妒的诗篇,将你歌吟。
    而你像一架古老的手风琴,在时光的河流之上
    永恒地拉响着:古典,神秘,苍茫。

    凤凰

    只有这样的山才配叫凤凰。
    随意,散淡,自然。
    只有这样的水才配叫凤凰。
    清澈,翠绿,悠闲。
    古城,是他的雅号;边城,是他的乳名。
    累了,就到古城歇歇脚;困了,就到边城做做梦。
    诗的梦,画的梦,歌的梦。
    孩提梦,老人梦,中国梦。
    醒不醒由你。

    芙蓉镇

    一部电影,忧郁一段岁月。
    一碗米豆腐,品尝一片乡野。
    那年那月,那山那水那人。
    谁来过?谁笑过?谁遗失了歌谣?谁留下了脚印?
    青石板路,踢踏了谁?榜爷酒,竹筒了谁?溪州铜柱,复活了谁?
    阳光里,那些建筑真的很哥们,那些建筑在吃米豆腐的醋。
    亲,到此一游,可别留什么遗憾。
    猛洞河伸一根橄榄枝,问你敢不敢来?

    沈从文故居

    北方的四合院,怎么来到了南方?
    南方的沈从文,怎么来到了北京?
    人生其实就是一个谜,不必太在意,也不必太留恋。
    苗族,土家族,汉族,都属中华民族。
    小说,书法,铜镜,服饰,各有各的味道。
    窗子开着,还有当年的气息;门虚掩着,还是当年的场景。
    你回来了吗?你出发了吗?或者你根本就没有远行?
    三月乍暖还寒,湘西的天气还好吗?
    一阵风,就将我吹到了边城。

    听涛山

    一个人累了,就休息吧。
    可是涛声不肯休息,它要听大山的心跳。
    听涛山,真是大气得可以了。
    小说涌一阵涛声,书法涌一阵涛声,服饰又涌一阵涛声。
    风起云涌,波澜壮阔。
    仰慕者来了,鲜花来了,蝴蝶也来了,他怎么睡得着呢?
    一个战士,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
    回到故乡好啊!
    听吧听吧,涛声依旧。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