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西藏

    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我终于踏上了西藏那片地灵人杰的圣地。身临其境,才知道西藏的美无法言说,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西藏的每一寸土地都充满了灵气与神秘。境内有海拔7000米以上的高峰50多座,8000米以上的11座,素有“世界屋脊”和“地球第三极”之称。其中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珠穆朗玛峰被誉为地球之巅,巍峨宏大,气势磅礴,成为世界登山运动员向往的去处,可信徒们最想去的却是那些神山圣水圣庙。

    西藏的神山首推冈底斯山的主峰冈仁波齐,海拔6638米,外形酷似巨大的水晶钻石,四周有八瓣莲花状的群峦护绕。雪峰洁白晶莹,周围风景秀丽,与被藏族人称为“圣母之山”的纳木那尼峰(相传是冈仁波齐的母亲,海拔7694米)遥遥相望(相距100公里)。两峰之间是圣湖玛旁雍措和鬼湖拉昂措。

    冈仁波齐是朝圣者心中的明灯,万千佛教徒的精神家园。佛教等教派有围绕象征纯洁与仁慈的冈仁波齐转山可以洗去罪孽的传说,因而转山是朝圣者特别喜欢的一种方式,另一方式则是观湖。

    西藏有很多值得观赏的湖泊,如三大圣湖玛旁雍措、羊卓雍措、纳木措等。玛旁雍措是圣湖之王,位于冈仁波齐峰东南20公里处,其形状像丰满的月亮,朝圣转湖一圈的里程为80公里,是中国湖水透明度最大的淡水湖,也是亚洲四大河流的发源地。周围各教派的寺庙林立,古迹众多。相传此湖之水能洗掉人们心灵上的“五毒”,因而朝圣者都以到过此湖转经洗浴为人生最大幸事。

    羊卓雍措,被誉为雪域“天鹅池”,是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它的明净与辽阔,无愧于天鹅之美称。南岸的桑干寺已有300多年历史,其活佛转世传承制度已延续了十二世,是西藏唯一由女活佛主持的寺庙。

    纳木措,被誉为雪域神湖,传为密宗本尊胜乐金刚的道场,是我国第二大咸水湖,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湖水时而碧蓝,时而苍翠,时而蓝绿相间,时而暗灰如晦。该神湖的属相是羊,每逢羊年神湖开放的盛大节日,来此转山绕湖、烧香礼拜的信徒不可胜数。湖畔玛尼堆遍布,由于年深月久,一座座玛尼堆渐渐连起来,成为一堵长达上百米、大半人高的玛尼墙。玛尼堆名为“多崩”,十万经石之意。信徒们每逢玛尼堆必丢一颗石子,丢一颗石子就等于念诵了一遍经文。玛尼堆上悬挂着蓝、白、红、绿、黄五种颜色的经幡,经幡随风摆动,每摆动一次就是向上天传送一遍经文。

    西藏最具传奇色彩的湖泊,是被誉为“天女魂湖”的拉姆拉措。湖面海拔5000多米,面积仅1平方公里,形似椭圆,犹如群山环抱的一面镜子,景致秀美。解冰以后,时而风平浪静,水清如镜;时而无风起浪,乌云密布,还不时发出奇特的声响,出现各种奇妙景象。每当寻访达赖喇嘛、班禅等大活佛的转世灵童,都要到此观湖相。每年藏历四月到六月,许多善男信女前往此处朝圣观景。据说多人同观,所见各异,还可以从湖水幻示的影像中看到神谕的前世和未来。

    提到西藏,人们会立刻联想到香火缭绕、酥油灯长明的藏传佛教寺庙。西藏教派林立,寺庙众多,目前有1700多座,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布达拉宫和大昭寺。

    布达拉宫矗立在拉萨市红山之巅,建于公元7世纪,距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集宫殿、城堡和寺院于一体的宏伟建筑群。整体建筑依山垒砌,群楼重迭,殿宇嵯峨,气势雄伟,大有横空出世、气贯苍穹之势。其辉煌的雄姿和藏传佛教圣地的地位,成了藏民族的象征。

    大昭寺始建于公元7世纪吐蕃王朝的鼎盛时期,融中原古建筑、藏式建筑、天竺建筑艺术为一体。1409年,格鲁教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为歌颂释迦牟尼佛的功德,召集藏传佛教各派僧众在该寺举行了传昭大法会。之后,活佛转世的“金瓶掣签”仪式都在大昭寺进行,使之成为各教派共尊的神圣寺院。

    此外,西藏还有许多名满天下的寺庙。宗喀巴大师于1409年亲自筹建的甘丹寺,与哲蚌寺、色拉寺合称拉萨“三大寺”。宗喀巴的法座继承人,历世格鲁派教主甘丹赤巴都居于甘丹寺。哲蚌寺是全世界最大的寺庙,解放前的僧侣多达1万人。色拉寺是三大寺中建成最晚的一座。扎什伦布寺是西藏日喀则地区最大的寺庙,为四世之后历代班禅驻锡之地,可与达赖的布达拉宫相媲美。它与拉萨的“三大寺”合称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四大寺”。四大寺以及青海的塔尔寺和甘肃的拉卜楞寺并列为格鲁派的“六大寺”。扎什伦布寺的强巴佛殿天下闻名,供奉着世界上最高最大的铜塑佛像强巴佛(弥勒佛)。铸造这尊佛像,由110个工匠花费4年时间才完成,共耗黄金6700两、黄铜23万多斤。该寺还于1993年9月完工了第十世班禅大师的灵塔,国家为之拨款6424万元、黄金614公斤、白银275公斤。昌都强巴林寺别具一格,有五大活佛世系、十二个扎仓,辖周围小寺70座,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帕巴拉·格列朗杰为该寺第一大活佛,现已转世至十一世。

    西藏的寺庙金碧辉煌,流光溢彩,庄严肃穆,雕塑、壁画(唐卡)等艺术炉火纯青。文物数量之多,文化含金量之高,令人叹为观止。不少寺庙都出现过虹化现象,令人遐思。据说,修炼到很高境界的高僧在圆寂时,其肉身会化作一道彩虹而去,进入佛教所说的空行净土的无量宫中。此乃科学未解之谜。

    圣地西藏,神山圣水比比皆是,养育了许多风云人物特别是活佛,令人肃然起敬。

    松赞干布是藏族历史上的英雄,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吐蕃王朝的创建者。他开创了汉藏和亲之先河,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和祖国内地与吐蕃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做出了巨大的宝贵贡献。

    藏传佛教有很多教派,高僧大德层出不穷,不胜枚举。其中格鲁派是最晚兴起的一个教派,以组织严密、恪守戒律、制度完备、教育精深而著称,成为藏传佛教最大的一个教派,并逐步形成了达赖、班禅两大活佛转世系统。其创立者宗喀巴大师,不仅是著名的宗教改革家,而且是杰出的佛学泰斗,有“第二佛陀”之美誉。他品德高尚、才华横溢、勤奋好学、治学严谨,有著作170多卷。其八大著名弟子嘉曹杰、杜鲁·扎巴坚赞、克珠杰(第一世班禅)、绛央却杰、释迦也失、多敦·江白嘉措、吉尊·喜绕僧格、根敦朱巴(第一世达赖喇嘛)等,都是誉满天下的佛学大师,足见宗喀巴大师之伟大。

    五世达赖洛桑嘉措,是17世纪西藏最著名的佛教领袖、政治家和学者,被世人尊称为“伟大的五世达赖喇嘛”。是他结束了战乱,一统雪域高原;是他奠定了格鲁教的统治地位,创立了政教合一的地方政府;是他重建了举世闻名的布达拉宫,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是他不远万里前往北京,开启了中央政府册封达赖喇嘛的先河。五世达赖不愧为一代宗师,对显密诸教、大小诸乘、内外明处、各大教派无不精研,既是杰出的佛学家,又是著名的史学家和医药学家。他27岁著成的《西藏王臣记》至今已被译为多国文字流传海内外。其它著作有《大圆满教法史》、《良药文集》、《诗镜论》等30多函,都是非常宝贵的文化遗产。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一位才情四溢的奇男子,却被推上转世灵童的宝座。他的一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谜,也是一个永恒不朽的传奇。既有宗教的神圣、政治的诡谲,又有爱情的凄美、命运的无常。在匆促的生命旅程中展尽命运的神奇,三百年来为后人所探奇。特别是他的诗歌,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美,如《那一天》: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只是 就在那一夜 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 舍弃了轮回/只为 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在人们的想象中,仓央嘉措是一位向往世俗生活、离经叛道的情僧,“在那东方山顶上/升起了皎洁的月亮/未嫁少女的面容/时时浮现在心上”等诗句被人们广为传诵。而真实的仓央嘉措到底怎样,人们又了解他多少?不少学者认为,他的诗歌实际上是含劝诫意义的宗教道歌,由于译者对他的诗歌领悟不够,在翻译上出现了诸多歪曲历史、扭曲事实之处,以致以讹传讹。藏传佛教高僧对其评价为,“六世达赖以世间法让俗人看到了出世法中广大的精神世界,他的诗歌和歌曲净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他用最真诚的慈悲让俗人感受到了佛法并不是高不可及,他的特立独行让我们领受到了真正的教义!”他不愧为一代活佛!

    活佛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无比神圣。1989年元月28日在日喀则视察期间圆寂的第十世班禅大师,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帕巴拉·格列朗杰等大活佛,既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又是杰出的佛教领袖,深受世人敬仰。

    西藏是一片神奇而神秘的土地,那里孕育着灿烂的民族文化、伟大的精神圣殿和信仰的无穷力量。她的博大与精深,既属于民族,也属于世界。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无不值得珍惜与眷爱。这时,耳边忽然响起《我要去西藏》那首歌:

    佛光穿过无边的苍凉/有一个声音幸福吉祥/清晨我挥动白云的翅膀/夜晚我匍匐在你的天堂/生灵顺从雅鲁藏布江流淌/时光在布达拉宫越拉越长/无边的草原放开怀抱/我是一只温顺的绵羊/我要去西藏/我要去西藏/仰望雪域两茫茫/风光旖旎草色青青/随处都是我心灵的牧场/雪莲花盛开在我的心房……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