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散记

    左公柳

    一  
    出差哈密,第一次踏上了丝绸之路。

    从西安出发,一路西行,经宝鸡、天水到兰州,沿河西走廊经武威、张掖、酒泉、嘉峪关、玉门到达绿洲哈密。

    西行路上,我真正领略到什么叫荒凉。“一出嘉峪关,两眼泪不干”、“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古人”、“关山万里远征人,一望关山泪满巾”,正像诗里所写的,那茫茫戈壁浩浩大漠,连同风化的长城、残存的废墟、苍凉的汉代坟群、剥蚀不堪的李陵碑裹挟着历史的烟云重重扑面而来,令人颤栗,令人窒息。

    寂寥的天空没有一丝云,也没有一只鸟,更没有一个人。有的,只是沙窝中的红柳和丝路古道边屹立的古柳,盘根错节,老态龙钟,似乎向旅人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听人说,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左公柳。我想,它大概是西行之路上唯一可见的绿色了。时值阳春三月,古城西安的柳树都已抽絮了,丝绸之路上的“左公柳”才刚刚发芽。但是,到了盛夏,它将会变成柳色青青、绿荫如盖的景象,给荒凉的旅途平添上几多生机与希望。

    “万里伊州道,垂柳拂客车。”这是清光绪十二年进士宋泊鲁途径哈密时写下的诗句,遥想当年,那将是怎样的一派绿柳成荫的美好景象啊!

    二  
    因为“左公柳”,人们睹物思人,不能不想起左公来。左公者,清之封疆大吏左宗棠也。1678年,即清光绪二年,民族分裂分子阿古柏发动叛乱,分疆裂土,建立起“比多来提汗国”,打出了东突厥斯坦的旗号。为了领土完整,国家统一,年近古稀的左宗棠临危授命,出关平叛。

    “抬棺西征”的路上,沿途荒凉的景象深深触动了从湘江之滨长大、看惯了绿柳成荫的左大将军的心。于是,他不顾戎马倥偬,征途辛劳,动员湖湘弟子在大道两旁遍栽杨树、柳树和沙枣树,名曰“道柳”。其用意在于:一是巩固路基;二是防风固沙;三是限戎马之足;四是利行人遮凉。凡他所到之处,都要动员军民植树,并且制定保护树林的措施,严加执行。左宗棠还手书一告示,曰:

    昆仑之墟,积雪皑皑。杯酒阳关,马嘶人泣。谁引春风,千里一碧?勿翦勿伐,左侯所植。

    在民间,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左宗棠出城巡视,发现一农夫骑驴进城后,将毛驴顺手拴在了一棵柳树上,而毛驴悠悠然地啃起了树皮。

    左宗棠勃然大怒,当即下令军士将毛驴斩首示众,并张贴告示:“今后若有毛驴毁坏树木者,驴和主人同罪,一律斩首!”据说此告示一出,再无犯者。

    左宗棠当年动员湖湘弟子究竟种了多少棵树,我们不得而知。但从他植树的路线看,从西安开始到潼关、兰州、六盘山、会宁、固原、武威、张掖、酒泉、嘉峪关、玉门横贯陕甘两省,一直往西延伸到新疆的喀什噶尔,可谓在茫茫大漠营造了一条横跨数万里的绿色长廊。据左公自己记载,光是从陕甘交界的长武县境起到甘肃会宁止,种活的树就达26万4千株。另据《西笑日觚》上说:“左恪靖命自泾州以西至玉门,夹道种柳,连绵数千里,绿如帷幄。”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为了纪念左宗棠为民造福的不朽功绩,人们便将他和部属所植的柳树,亲切地称为“左公柳”。

    清人纪晓岚在乌鲁木齐杂诗中写到:“廛肆鳞鳞两面分,门前官柳绿如云”,“一路青帘挂柳荫,西人总爱醉乡深”。因《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牵连撤职查办的浙江巡抚杨昌?F亦写下了《恭颂左公西行甘棠》的诗:“上相筹边未肯还,湖湘弟子遍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诗中的甘棠典出《诗经·召南》,周朝的召公经常到民间访贫问苦,有时候干脆就在甘棠树下现场办公,从此后人把那些心系百姓、惠民亲政的官员称为甘棠。甘棠是一种树,北方叫杜梨,杨昌?F把左宗棠比作甘棠一点也不为过。

    三  
    在平凉柳湖、固原、兰州、武威、酒泉、玉门至今还可看到左公柳苍老的身影。

    到哈密,朋友说人民公园里也有左公柳。

    翌日清晨,便去拜谒。只见一棵棵左公柳,老态龙钟,饱经风霜的树皮支撑着古老稀疏的树冠,树干的大部分早已枯朽成空,经受不住岁月的风吹雨淋而轰然倒下,向游人诉说着逝去的历史。尽管如此,一到春天,那枯朽的树枝上依旧会焕发出勃勃的生机,吐露出新的嫩芽来,显示出它顽强的生命力。

    据说当年左宗棠亲手种植了两棵柳树:一棵在塔城左公祠旁;一棵在哈密宾馆内,至今仍然活着。

    左公柳已成为西部历史的一个标记。而今,它虽已化为一缕缕历史的残片,但它折射出的民族大义、爱国情怀及环保意识,却彪炳千秋,与世长存,感召着一代又一代的后来人。

    魔鬼城  

    “魔鬼城”一词最早源于蒙古族,又称乌尔禾风城。据说在那里放羊的蒙古人,管它叫“苏鲁木哈克”,意为“魔鬼居住的地方”。十分巧合的是,哈萨克牧羊人则叫它“沙伊坦克尔希”,翻译过来亦是“魔鬼居住的地方”,所以“魔鬼城”这个名字就默然得到了各族人的公认。

    其实,魔鬼城并非是城,亦非魔鬼所为,而是千百万年来水流风蚀而成,地质学上称为“雅丹地貌”。雅丹又名“雅尔当斯”,系维吾尔语,意为“具有陡峭的土丘”。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瑞典人斯文·赫定和英国人斯坦因在罗布泊考察后率先使用了这个词汇,于是“雅丹”一词便成了国际地理学界考古学通用的术语。它至今存在于世界上很多干旱地区,在中国尤以新疆分布最多,其中以克拉玛依的“魔鬼城”、奇台的“风城”以及哈密五堡乡的“魔鬼城”最为著名,而后者以其奇特的自然景观、丰富的化石埋藏和神秘的人类遗迹居新疆三大“魔鬼城”之首。

    在哈密,首选的景点便是五堡乡的魔鬼城。

    一个阳春三月的清晨,我们开车前往。出了哈密城,一路向西,约莫70余公里的路程,便到了五堡乡。五堡乡是哈密的“瓜果之乡”,那里出产的大枣远近闻名,历代为西域贡品。据说当地维吾尔老乡常食该枣,普遍长寿,故有“西域寿枣”之美誉。

    行车途中,我看到了大片大片的枣林,静静地屹立在戈壁滩上,弯曲的枝条刺向辽阔的天宇,刺破了戈壁的荒凉,亦彰显出顽强的生命力。时值小阳春,维吾尔老农正在砍削枝条,为的是枣树枝干发达,秋季能够结出硕果。成捆的枝条被装上车,维吾尔老农驾着小毛驴“得得得”地运回家,当柴火烧。

    到五堡乡向南20余公里,便是魔鬼城,它位于广袤无垠的哈顺戈壁(莫贺延吉)之中,东起烟墩外的骆驼峰,经雅满苏铁矿,大南湖煤矿,到五堡沙尔湖十三间房等长约400公里,宽约5-10公里,总面积3500多平方公里,它是迄今为止在世界上发现的规模最大、地质形态发育最成熟、最具观赏价值,也是唯一发现曾经有人居住的古驿站的雅丹地貌群落。这里不仅是记录白垩纪地球演化和生物进化的“白垩纪公园”,也是人类早期活动的重要区域,是连通著名的“玉石之路”和“丝绸之路”南北道的交通要道和“五船道”、“大海道”、“瀚海道”的必经之路。

    来到入口,但见貌似雅丹的两土墩左右对峙,宛若两座碉楼,在守护着魔鬼城的大门。门前矗立一胡杨,树皮脱净,光秃秃的枝干伸向深邃的天宇,盘曲如龙。树下一黑色石碑,上刻“哈密雅丹地貌生态公园”,右边是“魔鬼城自然及历史陈列馆”,里面陈列着大量的出土文物,有青铜器、木器、彩陶、毛织品、石器等,还有肌肤衣饰完好无损的干尸,以及干尸身上的光面羊皮大衣。从墓群的规模及殉葬品中可以看出,早在3000多年前,此地便有较大的村落和人群居住,且当时的手工业已相当发达,人们已掌握了很高的毛织、制革及染色技术。

    参观完陈列馆,我们沿着一条柏油路进入魔鬼城,恍若走进了一座迷宫。一座座宫殿或独处或连成一片,在蓝天白云的辉映下显得雄伟壮丽!

    很难想象,远古时期,这里曾经是一片汪洋大海,拥有丰富的森林植被,也曾是古生物的家园。随着沧海桑田的巨变,巨大的海子连同肥美的沃土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随之而起的便是一片不毛的沙漠。在漫长的时光中,裸露的戈壁岩层经过水流风蚀,任凭大自然鬼斧神工般地雕塑,最终形成了这闻名于世的自然生态奇观——雅丹地貌。

    首先进入视野的是那只“瀚海神龟”,它历经了千年的沧海桑田,仰头静卧在茫茫沙海中,似乎向游人诉说着什么。

    在魔鬼城的腹地,至今还遗存着一古民房遗址——艾斯克霞尔,维吾尔语意为“破旧的古城”。艾斯克霞尔古城堡建在离地约6米的风蚀台上,坐北朝南,城堡分上下两层,东西长约五十米,南北宽约十余米,残高六到七米,在墙基下,是残存的两三间土坯房屋遗迹,搭建门洞时,使用了胡杨木作为门梁,是典型的土木结构,类似欧洲建筑风格。宽厚的土坯与山色融为一体,极为隐蔽。

    我们爬上城堡,看到在残墙断壁上至今还留有用于防御或警戒时用的“了望孔”,以及古人的手指抹过的印迹。

    在艾斯克霞尔古城堡东北约200米处的地方,是一处马鞍形的沙梁,其下是一古墓群,共有32座墓葬,其中27座已经破坏,仅有5座是完整的。在墓地的附近,细心的人还可在这些沙岩中发现亿万年前侏罗纪时期犀牛、恐龙、始祖鸟等古生物化石以及早石炭纪时的珊瑚化石。

    据考古学家推测,在城堡西面的沙尔湖(由流沙通向罗布泊)干涸之前,这里曾经有村庄人家,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驿站。当地壳变化导致沙尔湖消失后,此地居民没了水源,只得背井离乡,举家迁徙,废弃便成了它最终无法摆脱的命运。

    每当落日西坠、暮色四合,天边的晚霞尚未褪尽时,魔鬼城便被笼上了一层鬼魅幻影。残阳如血,鬼影憧憧,大风骤起,黄沙遮天,风裹挟着沙在凸凹地表间激荡回旋,凄厉呼啸,如同鬼哭狼嚎一般,令人毛骨悚然、惊恐不安,“魔鬼城”之名由此得来。

    在魔鬼城景区内,还可看到水浸风蚀的“蘑菇林”、巍然耸立的“双塔峰”,长恨绵绵的“神女峰”,仰天长嘶的“双头马”,狼烟四起的“烽火台”,威武森严的“守城卫士”、雄伟壮观的“布达拉宫”、威猛神奇的“狮身人面像”……还有五颜六色的玛瑙石、硅化木、风凌石,偶尔还可获得鱼类、鸟类化石。

    日暮向晚,我们离开了魔鬼城。回首望去,神奇壮观的魔鬼城默然穆立在茫茫的戈壁荒漠之中,然而,又有谁能断定,它的秘密就到此终结了呢?!

    天山庙 

    在哈密,拜谒完回王陵后,朋友建议去天山庙。我问:“道路如何?”朋友答:“车可以开到山顶”。遂开车前往。

    出了哈密城,一路北行,远处的天山顶上还是积雪覆盖,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约莫60余公里,便到了南山口,车子顺着蜿蜒的公路爬行,爬至半山腰,因路上积雪太厚,车轮被陷,不能行进。我们只好下车,找车上的工具、路边的数枝将积雪刨开,费尽力气将车子推出。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留下司机看守车辆,徒步而行。

    路上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朋友说,夏季是通车的,因为现在是春季,山上的积雪还未化。我们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山顶攀登。

    花了两个多小时,走了十几公里的路程,正当疲惫不堪时,朋友高喊:天山庙!

    翘首望去,一亭凌空而立,六角飞檐,双层,赭色琉璃瓦,红色立柱,描金彩绘,在白雪蓝天映衬下,显得格外壮丽。朋友说,那是观景亭,可登高望远,天山景色尽收眼底。

    亭下就是天山庙。庙前立一石牌坊,上面镌刻“天山庙”三个大字,左右镌刻一联,曰:

    惟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鎏金,隶书,古意盈然。

    牌坊后为天山庙,倚北向南,庙前立一铜香炉,上刻“关帝庙”三个大字,繁体,汉隶,身如汉罐,顶若伞盖,只是罕无人迹,少了点香火气。右边立一石碑,上刻《重修天山庙碑记》。

    庙为青砖砌墙,中开一拱门,左右蹲两石狮,把守庙门,门顶悬一黑色牌匾,上书“天山庙”三个大字,中间两根红色木柱,左右悬拱形木牌,上刻一联,曰:

    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驰驱时无忘赤帝;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

    字均为鎏金,隶书,联语对仗工整,高度概括了关帝的一生。

    朋友说,庙内奉有关公塑像,因庙门紧锁,不得而入,遂心生憾意。

    天山庙本是“关帝庙”,原称“天山关帝庙”,始建于唐贞观十四年,北宋至清屡经战事,多次修复。因清乾隆五十一年(公元1786年)在天山顶部修建关帝庙而得名。清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哈密办事大臣明春又重修此庙,庙以巨木为梁,青砖为墙,古朴无华,结构坚实。从外表看,似座方型楼宇,其貌不扬。

    据说当时重修天山庙时,成千上万块青砖是用羊群一次一次驮运到山顶的,可见古人修建天山庙之良苦用心。

    1931年,马仲英在攻打巴里坤的战乱中,据说在途经天山庙时,其部下受不了山顶刻骨的严寒,就把重建的天山庙毁坏了一半,拆下梁柱焚烧取暖。到解放初,天山庙遂成了一派残垣断壁的破败景象。

    古时的天山庙是何等模样?由于年代久远、风雪剥蚀,旧貌难寻。但据史料记载,历代所建天山庙,青砖筑墙,巨木为梁,飞檐三重,气宇轩昂,庙内供有关羽、关平和周仓塑像,香火旺盛,被誉为“天上之庙”,是丝绸之路上著名的道教胜地。

    天山庙厅堂内,原存有许多“联额”,据清道光八年(公元1828年)跟随甘肃总督杨遇春出关征讨新疆准噶尔叛乱的文人方士淦所写的《东归日记》中说:“联额中数著名地理学家徐松所题最为贴切”。联语为:

    赫翟震天山,通万里车书,何处是张营岳垒?阴灵森秘殿,饱千秋冰雪,此中有汉石唐碑。

    联语对仗工整,恰切地道出了天山庙的历史地位和人文情怀,流传最广。

    庙旁原有厢房一间,内藏有汉代裴岑碑、唐代姜行本碑和清代福群王碑,其中以唐姜行本碑最为著名。

    在民间传说中,这些古碑被人们看作是能避水火之灾的神灵之物,清人方士淦在《东归日记》中说:“自来不许人看,看则风雪立至”、“道光八年(公元1828年)伊犁领队大臣到此,必看此碑,庙祝跪求不准,强进屋内,未及看完,大风忽起,扬沙走石,其趋马下山,七十里至山下馆店,大雪四日夜,深者丈余,马厂官马压死者无数,行路不通,文书隔绝数日。吁!真不可解也。”

    古人的这段记载,给天山庙这一历史人文景观平添了一道神秘的传奇色彩。

    其实,天山庙由于地处特定的地理环境,气候多变,风雪无时,本不足为怪。至于看碑是否就会引来一场风雪,只不过是一种偶然的巧合罢了。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这种神话,对汉唐石碑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

    2002年,哈密旅游局于原址重建,旧貌重现,修观景亭一座,塑班超像一尊,遂成为东天山登高望远、怀古思幽之胜地。

    站在天山之巅的观景亭上,登高望远,豁然开朗,心旷神怡,俯视天山,可谓南北两重天,南面白雪皑皑,北面林海莽莽,使人颇有九天奇幻之感。遥想当年班超、姜行本、岳钟琪等名将“马嘶人泣”从天山古道一路走过,驰骋天山南北,马革裹尸,建功立业,将是怎样的一番惊天动地的景象。

    每逢夏秋,这里便成为水草丰美的牧场,前往天山庙的香客和游人络绎不绝,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亦无缘领略那迷人的风光了,遂悻悻而归。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