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散记

    憧憬古都

    西安,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从公元前11世纪周文王建立丰镐二京开始,拉开了21朝定都的漫长历史序幕。中华历史上辉煌的几个朝代,周、秦、汉、唐皆定都于此,因此从文人的角度一直对西安有这一种莫名的憧憬,就像一个美丽的女子蒙着轻柔的面纱,在远处柔柔的招手,让我们尽快的投入这份连尘土都透着文化气息的黄土高坡。

    仅管非常的向往,但总想把西安作为旅游的最后一站,来好好的品读这里深藏的文化沉淀,因此趁着年轻的时候赶紧把青藏高原、云贵川和新疆都跑了个遍,而陕西、河南、山西等中原就想留到儿子长大带他一起去,或者自己老了再去欣赏中原博大的文化精华。可儿子前年已经去过西安,我因为工作繁忙没有随团,以往约好一起去的朋友,都在今年像赶考一样的往西安跑,我也不得不背起行囊加入了对古都的追寻。

    出发之前带着对西安的憧憬,曾经写下这样一段文字“是你轻轻的转身,洁白的衣袖撩动起尘封千年的故事,是你微微的一笑,黄土高坡的尘沙化作蓝天白云。古周编钟的轻响,穿越大秦的黑云,在汉朝的金戈铁马中逐渐雄壮,当大唐的辉煌照耀世界,只剩下靡靡之音在梨园里回荡”。

    写下这段文字,我自己也莫名其妙,可能是看到比我早踏上西安土地的朋友发回的照片,也许是西安的历史和文化辉映了她的美丽,或者是她的魅力给西安增添了光辉。我一直在憧憬大雁塔、兵马俑、秦皇陵、法门寺、华清池等等遗迹。

    脑海里泛起了志摩先生《留别日本》中一段文字“那时洛邑的月色,那时长安的阳光;那时蜀道的啼猿,那时巫峡的涛响;更有那哀怨的琵琶,在深夜的浔阳!但这千余年的痿痹,千余年的懵懂,更无从辨认,当初华族的优美”。

    大雁塔

    十八个小时的奔波,到达西安已经是中午了,匆匆在亲戚的带领下吃过午餐,便开始向大雁塔进发。

    大雁塔是玄奘法师为了保存从印度取回的经书和舍利而建的,在慈恩寺内,是先有寺后有塔,不同于法门寺是先有塔后有寺。

    我摒弃了对大雁塔的描写,因为那些形状、高度、历史什么的在网上随时可以查到,我所想写的只是以大雁塔为代表的整个西安甚至我国目前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

    慈恩寺在西安的市中心,现在命名为大雁塔广场,如果作为一座寺庙在闹市区怎么也会有碍清修吧。从慈恩寺内悬挂的照片来看,清末和民国时期,慈恩寺都还是偏于一隅,属于西安的郊外,那时明显可以看到田野空旷,河流环绕,只有古老的寺庙和大雁塔相依相偎着。而今,在大雁塔能看到什么?不再是玄奘法师当初建塔时的肃穆与庄严,包围在慈恩寺周围的都是商铺和房地产开发项目。这种现象不仅在大雁塔,在全国各地都有这样的现象。我开始反思为什么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古迹,人们却都不想放过,而是迫不及待的要去毁灭和分享些许的文化残余。也许真是因为经过了文革,我们的文化沉淀被全部倒空,而国人对文化的向往和追求又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一个小小的慈恩寺和小小的大雁塔都不得安宁,淹没于都市的喧闹之中。是夜,和友人夜游大雁塔,竟然听到大雁塔外时髦的现代音乐在喧闹,更有很多的卡拉OK包围在寺院的周围,本已深夜十一点多了,但大雁塔还是不得安宁。

    我的思绪又转回到西安这片土地,那么多的朝代在此建都,而且是13朝的古都,而今为什么是一片荒凉和尘沙呢?当初无论哪个朝代在定都的时候一定会选择风水好、环境优雅的地方作为自己的国都,而西安每次都被作为首选,当初应该是绿树成荫、青山怀抱,流水叮咚的吧,为什么现在会是这样的一片生态环境呢?可能是太多的人在此生活,把环境给破坏了。秋雨先生参观西安的时候对灞桥无水扼腕叹息,而今却要靠人工来开凿灞河。那么多的历史和文化,是不是因为西安本来就历史遗迹太多,因而选择我们到来的时候,反而看不到些许的历史遗迹,迎接我们的都是辉煌大气的现代建筑,连古城墙和古城区都没有见到。据网上查询,大雁塔由于地下水被抽空已经倾斜了1000多毫米,而如今西安市要每天向地下灌入1200吨的水,才可 以保证大雁塔不至于倾斜。如果现在我们都让现代建筑代替古建筑,那以后我们还能看到西安残留的文明和文化沉淀吗?

    也和国内其他地方一样,只要有一点的名胜古迹,都会被圈起来卖门票,而且一张门票会高达100多元。不说其他的,黄帝陵作为华夏民族人文始祖的祭奠家园,子孙们要去拜谒始祖也要买门票而且90多元一张,我们在偶然的错误下,误入了陵园的后门,在几经讨价还价后,我们竟然可以用比门票更便宜的价格买通看门人,他们服务很好把我们从后门送入了黄帝陵,这就是真正的走后门了。一个全民族的精神家园都可以用金钱来买卖,怪不得现在社会上物欲横流,价值观严重扭曲,什么都用金钱来衡量,和我们平时提倡的爱国主义教育不是背道而驰吗?正是这种现象导致了我每到一处不再买门票进去参观或游览,而是在门外一停就算到此一游了,就像我们这次到了华清池外,也是和杨玉环打个照面就说“拜拜”了,想到此处又是一顿黯然。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西安的文人,他们有着与众不同的对艺术是认知方式,这是我在全国其他地方都没有见到过的。如果说他们把自己的作品、姓名和简历高高的悬挂在广告牌上只是为了让自己的作品能卖出更高的价钱,那我也觉得他们是很自信的对自己的艺术成就的认可,谁说艺术家就不能推销自己。其实古代文人也有推销自己的方法,竹林七贤的驴鸣雅音以及醉态横流、陈子昂城头丢诗,李太白醉戏高力士,其实这些都是扬名立万的推销方式。进入新时期的艺术更需要推销,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接受艺术、欣赏艺术、沟通艺术,也可以提高全民族的文化艺术修养。我为西安文人的自信和大胆,报以会心的一笑,也许和我同行的那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奇特的文化现象。

    法门寺

    最初接触到法门寺一词,不是西安旅游景点的介绍,而是李敖所写的唯一一部可谓的穿越小说《法门寺》,因此对法门寺的憧憬尤比其他传说来的迫切。

    从西安出发一个多小时就到达了眉县的法门寺,初入寺门,就被法门寺恢宏壮观的气势给震呆了。其实我是反对寺庙以高端奢侈取胜的,一些有名的出高僧大德的寺庙往往以清贫内涵而存在于山高水深之处,往往是远离人间烟火。虽然佛教讲究的是入世,但如此奢侈的建筑恐怕和释迦当初创建佛教的原旨相违背,带着疑惑继续向法门寺的入口进去。

    法门寺的正门高大,每个进去的人不得不仰视其雄伟,用柱子作为支撑是正门的主要特色,因为没有墙壁的阻隔,从环形山口流淌进来的风干爽而轻柔,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站在正门里,整个人仿佛如陆羽茶经里所言“两腋生风”,心情也忽然的宁静起来,这个设计一定包含了风水学和现代建筑学的原理,简直就是一台天然的空调,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穿过正门就是两个喷着水雾的池子,中间一尊观音伫立,两边是公母分明的白象和异兽的汉白玉雕像,池子里绽放的两朵大型的莲花,在袅袅喷薄的水雾里,暗香浮动,一进入通道,仿佛进入禅学之境。神态各异的十八罗汉,有酣睡、有怒目、有哈欠也有神情肃穆,分明就是人间百态的写照,走过这里每个人都会开心的展颜一笑。佛光大道是新法门寺建筑群里最主要一道风景,两边都伫立的高大的佛像,而且每个佛像都有很仔细的介绍,通俗的说包括主管的业务、简历等等,阅读或参拜一尊佛像,其实就是获得了一段佛教知识。这是我在参观法门寺新建筑群感触最深的地方,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很好,其实芸芸众生中迷信的居多,真正懂得佛教历史和知识的不多。记得有一个很深信佛教的朋友,而且还以信佛自得,有一次他告诉我说他曾经遇到过什么鬼怪,结果他念着阿弥陀佛的佛号就化险为夷了,我问他阿弥陀佛是什么?他说是一种咒语。这次在法门寺,很清楚的看到对阿弥陀佛的介绍,其实是一位搞接待的佛,相当于办公室主任,而佛家的人见面才致以佛礼,互念一句“阿弥陀佛”,相当于泰语的“萨瓦迪卡”汉语的“欢迎光临”。参观完法门寺整个新建筑群,包括双手合十型的主体大殿的建筑,总的给人一个感觉,就是很清新,不同于其他的寺庙香火缭绕乌烟瘴气。人在其中仿佛真正来到佛教空灵的境界之中,会油然而生一种对生命和信仰的敬意。

    我把这个观点告诉我的同行者,那个在西安很久的亲戚说,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新建筑群里供养一棵树都要好几十万,    还挂上供养者的名字,主体大殿里的一尊小佛像没有500万的供养是想都不要想,总之以前这里什么都要钱,什么都挂满了供养者的名字,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都没有了。

    我不禁莞尔,也许人间需要反腐,天庭也要正本清源吧。

    参观法门寺的新建筑群其实只是一个偶然,也是一个意外,当然新建筑群给了我全新的一种感观,重新认识了佛教,也感觉佛教将会以全新的理念出现在世人面前。这次行程最主要的还是为了参观法门寺的地宫,因此我们就向着旧寺院走去。

    法门寺的旧院就在新建筑群的隔壁,这里除了地宫上面的塔因为坍塌而重新修建外,基本保持的原来的格局和建筑。有一些新增的建筑比如为了对外展览地宫文物的展馆,也都是按照原来的大唐建筑式样而建,和原来的建筑和谐而统一的融合在一起。法门寺内的文物让人目不暇接,而且都是见所未见的珍宝,这里就不一一陈述。倒是,对法门寺的感觉,无论是新的建筑群还是老的寺院,竟然都让人有一种清静的感觉,一点也不世俗,老寺院里的僧人几乎无视游人的存在,他们该修行照样修行,该念经照样念经,游人在他们的眼里可能也只是来拜谒佛祖的信徒,没有任何的声音可以惊扰他们的修行。虽然是游人如织,但他们的恬静又反馈过来,让游人也安静下来,在不知不觉中,大家在欣赏文物的时候都是如此的安静和井然有序,这在国内的旅游景点除了参观毛主席纪念堂,恐怕这里是唯一的奇迹了。

    惊魂太白山

    这次去西安的经历,有感觉的也就这三个地方,大雁塔是所有失望的综合,法门寺是全新的惊喜,而太白山就是另一个境界了。

    最初选择去游览太白山,而不是游华山,是因为感觉太白山还有一些仙踪道源在那里,因为是太白金星修炼的道场,而且无论如何都会和李太白有那么一点关系,如果不能从李太白那里找出太白山的故事来,那么这样的旅游开发也算是失败的。而华山现在似乎已经庸俗的让人无以复加,我不知道在那里会不会找到令狐冲和岳灵珊,但相对于金庸笔下的华山,我对太白山的感觉会更好一点。

    可一入太白山的山门我就失望了,也许在西北的黄土高坡上,有这样的一座山是一种奇迹,因为植被丰盛,流水潺潺,鸟语花香,山势奇特。但是对于从江南来的我们,这样的山比比皆是,特别像我这样到处旅行的人,对我们江南周边的山几乎都已经走遍了,大老远的到西北来欣赏的还是江南遍地皆是的山景,当然有点失望。当其他人兴致勃勃的坐缆车上了云雾缭绕的太白山,我开始怡然自得的在车里睡大觉。

    当日以偏西,太白山从烈日的酷热中挣脱出来,泛起阵阵寒意的时候,同行者们都从山上下来了,虽然他们都说我没去太可惜了,但从他们狡黠的笑容里我看到了他们对太白山景的失望,因为他们也都来自江南。

    下山的道路非常的急和陡,这在我们上山的时候都是没有感觉的。地主小平是多年驾龄的老司机,这段路对他来说没有一点的难度,因此他是以飞快的速度往山下走的,他说要带我们去吃眉县很有名的虹鳟鱼。就在即将到达李白壁雕的时候,我们闻到越来越浓的橡胶味,感觉是刹车发烫让轮胎升温了,因此都要求小平慢下来,最后停靠在墨迹岩的地方降温。如果自然降温的话需要很长的时间,趁着这段休息的时间我和李白的壁雕拍摄了很多的照片,我一般情况下是懒得拍照的,这次倒是在夜晚的大雁塔外,跪在怀素的雕像下做小狗状,寓意如果有幸愿为其门下走狗。这次由于车子故障了,又不得不让我攀上李白的壁雕,做着各种喝酒的姿态,与太白先生来个对影成两人。照相毕,看着天色渐渐晚了上来,我们大家一齐动手,我还向在溪边洗衣的大姐借了脸盆舀水给轮胎降温。小平也在询问专业人士的意见,最后决定先把车慢慢地开回山下去再说。但陡峭的山坡和急速转弯的公路,根本无法阻挡车子下滑的速度,在离太白壁雕不远的转角,经过车轮的不断抖动和啪的一声巨响,车子不是被刹车刹停,而是被爆炸的轮胎卡停。我们都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下车一检查,原来轮胎里五个螺丝竟然掉了四个,只有一个死死的别着轮毂。看着越来越晚的夜色,我们马上让老人、小孩和女人先上了别的车,赶紧下山,我和小平留着等拖车到来。

    当整个太白山都被黑暗笼罩的时候,寒意也阵阵袭来,我拿出车里的酒说:“看来到了太白山没有和李白喝过酒,他老人家不同意我下山”一边和小平喝着酒一边和他谈论着人生和以往的经历。小平在20几岁的时候,就拥有了千万的资产,也许钱来的太容易,所以挥金如土经常出入赌场,结果败的一无所有,快四十了还要到西北进行第二次创业。一谈及此他不禁有些神伤,我告诉他还来的及,人生四十岁的时候心智基本成熟,只要好好创业,脚踏实地还是可以为将来创下一番天地的。此时夜已黝黑,眼前的山峦倒是隐隐地在夜空里呈现出一只蝙蝠的样子,我告诉他在西方的神话里,黑蝙蝠是邪恶的象征,而在中国的传统里蝙蝠是福气的象征,今晚的车祸也许就是为了让我们彻底醒悟,在人的一生中,其实怎么看待一样事物,还是要从不同的认知角度去理解的。我们在太白山的黑夜里沉默着,当拖车来的时候,我们把所有的酒都洒向了太白山,给李白和太白金星呈上各自不同的敬意。

    第二天到达维修店的时候,我才有些心悬,因为轮胎爆裂的根本原因就是螺丝没有拧紧,在高速公路的时候由于转弯的方向和角度都较小,所以螺丝没有掉出来,到太白山急峭的山路上,由于大幅度的转动轮胎,所以造成螺丝全部飞了,而轮毂和钢圈之间的摩擦,造成了轮胎发热,也是在螺丝飞出去后,轮毂卡着钢圈,幸好钢圈是铝制品,刚硬的轮毂才可以把钢圈都从中切开来,而钢圈的切面又把轮胎内侧像切西瓜一样的切开了,才造成轮胎爆裂,轮胎钢圈和轮毂都纠缠在一起,就像刹车一样的把车子给逼停,不然在下坡的急弯路段,我们还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古都之行,以惊险而结束,也算是人生的一种经历吧。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