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笔记

    晚上十点飞抵十月的三亚。刚把头伸出机舱,迎面扑来一股热浪,立刻感受到亚热带海洋性气候的热风浪情。赶紧脱掉秋衬,仿佛时光倒流,让我从秋天又回到夏天。

    在三亚湾的海滩边上找了一夜店,大队人马热热闹闹地开始了海边夜餐。笑语欢歌阵阵,推杯换盏频频,旅途的倦惫,全然淹没在相聚的喧腾之中,把夜的寂阒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酒,未过三巡。霎狂风大作,转瞬大雨如注,黑夜里的变数着实让人心惊胆颤,我们不得不在简易的海滩雨篷中,把桌子搬来推去,不断地寻找能遮风避雨的地方。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欢乐的旅程,相反,须得提高腔门高声喧哗才能压制苍穹里,风的咆勃和雨的肆谑。

    子夜已过,风雨嘎然,大家不愿归去,扑进大海,任凭海水湿落遍身。分明看不见远方,个个装腔作势,极目远眺。

    第二天醒来,灰土阴霾的天空,见不到一丝云彩。我寂聊地坐在临海的窗前,波澜不惊的海水无生无息,死气沉沉,茫茫一片。这不是我的印象三亚。

    去年初夏,我来到这里旅行。那一天,我从早到晚静坐在海边,阳光、沙滩、海浪、椰树,不知疲倦地看着云卷云舒的翻腾和蓝色海洋的喧啸,心生波涛万千;傍晚,海天尽头处,绯红的晚霞灿烂得热切灼人,有似风情少妇的脸颊,招魂牵魄,海浪从她的面庞之下,起起伏伏一直奔涌到我的身旁,让人感受到少妇般熟透胸房的澎湃。

    今天不是去年,这样的天气驻留了外行的脚步,让我有了更加恬静的思想空间。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有人把一摞刚买的书甩给我,我挑了一本《不负如来不负卿》,是关于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生平的传记本。之后,他的形声影骸就一直尾随着我。

    一位温柔的情人和出色的诗人,他是最有资格陪同我来到“美丽三亚,浪漫天涯”的伙伴。在漫浪之城想他,巧遇中平添几份必然,忆他,会让人有心甘的情愿。

    仓央嘉措(1683-1706)幼年被秘指为五世达赖转世灵童,14岁在布达拉宫坐床庆典,24岁葬身于青海湖(有说活到64岁的另外版本)。他暂短的一生迷离扑朔,是一位向往世俗、离经判道的情僧活佛。他的成就不在佛门法寺,而在于他的情诗涓涓,让俗人看到了更加广大的精神世界。

    他是诗人,他是情人。情窦绽放的季节,他一边追逐女人,一边吟唱自己内心的情歌:“在那东山顶上,升起了皎洁的月亮。娇娘的脸蛋,浮现在我心上。”

    女人成就他才情的同时,他缠绵了女人的爱情。

    仓央嘉措的全诗约六十余首,我没有完整读过,但带有叙事般的直舒诗句却温煦入怀,一吟一情,一诵一景,有着忠贞欢愉、相聚别离的情愫哀怨。他敢于判逆的力量不是每个人可企可及的,他在生命逃亡的危急时刻,也没有忘记给钟情的女人于琼卓嘎留下最后的绝唱:“在这短暂的一生,多蒙你如此待承!不知来生少年时,能不能再次相逢?”就诗而言,这几句远不是诗作的最高巅峰,却浓浓地印在了我的心弦。

    寒风凛冽的青藏高原,冰天雪地的布达拉宫,在仓央嘉措的心中,永远是沐春如画的明丽春天。有情可以融化冰山,有爱可以抵御风寒,有情有爱,便是人间。相信来三亚湾的善男信女们,都喜欢聆听他爱的歌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电话玲声响了,打断了我对仓央嘉措的回味。

    电话那头的她,是我认识的一个当地朋友。有一年,我一个人去黄山旅行,临上山时,突然腰背巨烈疼痛,豆粒大的汗水涔涔而下。据我的病史,疑似曾经尿结石病发作的症状。摩肩的一个女人,倏停下步履,柔声细问:

    “需要帮助吗?”

    “需要。”我应道。

    她疾速查问我的情况后,向她的同伴们命令:“把你们的水全部拿出来。”

    五、六女人应声围在我的身边,看着我五六瓶水咕咚咕咚下肚。她们干净利落的谈话,每一句话都是医学术语,十分专业,象是召开一个野战应急诊断会议。

    后来,我知道她们是来自海南各医院的医生护士。救死护伤的职业道德让她们停下了早应远离我的脚步。

    我已经放弃了上山的打算。然而她们都放心不下,僵持之下,还是她大声说:“我们临时会诊的结论,你不是尿结石病的症状,到了这里,不上黄山非好汉,你必须上山,我们会照料你的。”语气里有忧怜、似决断。

    在她们的鼓励下,我成功攀登了黄山,在她们的陪护下,让我忘记了病悸的疼痛。而一路上,我永远在她们的视线内,成了她们的视野和风景,最最跟我形影不离的,就是电话那头的她。

    事先,她已经知道我来三亚的消息,此时,她的车已经停在我住店的楼下,她要尽地主之谊,邀我一起出门。我们在沙滩上边走边聊,有似朋友、情侣、家人的漫步。

    有人说,三亚是最容易艳遇的城市之一,难道这就是我的天涯邂逅?

    分别的时候到了,我们轻轻握着对方的手,不愿轻易放下,直到一丝忧愁掠过她的眼神,听到她绵绵的低声慢语:“对不起,没有让你看到你想看到的。”说话间,她双手交叉抱肩,微微护住自己挺拔高耸的胸乳。

    我急忙回声:“已经看到了我想看到的一切,没能看到的,是给下一次相逢留下最好的理由。”

    相视含羞的微笑,我们挥手告别。

    刚一转身,仓央嘉措的情诗就冒出我的脑海;“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而诗人的行踪恰恰是:第一最好相见,如此便可相恋。第二最好相知,如此便可相思。

    我理解,这种反瞻的写作手法,才最能表达诗人难舍的深情。分明想这般,因羞于启齿,进而转向对立面去否定,而且一否再否,倒变为一种极致。正如今天不甚明媚的灰色三亚,我想否定阳光的存在,却让我度过了十分晴朗的一天。

    那是因为,我心底本来存有的,明晴、静朗和清澈。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