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沟背·银河峡

小沟背·银河峡

    一
    进了银河峡,觉得不是人在走,是石头在滚动。谁喊了一声停,就保持了一种姿势,直到今天。山也在那时停止了上升,溶岩和岩灰衬托在一起,让王屋山成为一道同黄河一样的风景。

    银河峡前面是黄河三峡,是小浪底。不是英雄不聚堆。

    一片的五色石,在山溪中起伏,都是女娲补天剩下的,女娲用不完这些石头。有人大车小车拉到城里去补空虚,那些空虚还是补不完。只好带着来,钻钻堆石洞,过过通天河,上上伏羲台、拜拜女娲庙、不觉间发现空虚不见了。

    能上到海拔1929米的鳌背山吗?就如伏羲站在横空出世的神龟之上,傲视群峰。还有待落岭,怎么叫待落岭呢?满岭长松会让这个名字失望的。

    悬崖下有人顶起一根根木棍,说是为了让身体健康,人一进山就变得神道了。

    夜晚降临,星星顺着山峡跌进河谷,深幽处闪着光芒。让你觉了远去的山溪就是一条银河。

    一条狗叫了好一阵子,才把夜叫黑。它可能对我们这些外来人有些不适应。但最终它和我们一同被夜覆盖了,尽管它和我们的梦不尽相同。

    一切都显得很静,只有瀑在高处响着。响得夜越发的静。

    二
    谁在聒噪,似乎刚睡着就被聒醒了。都说城里人觉少,到这里却一觉到了天明。不是那群鸟儿,太阳晒着屁股都不会醒来。

    鸟儿也真能聒噪,你声音尖,我声音细。你嘟嘟,我嘀嘀。你嗦啦啦,我嘻哩哩,我不怕嘻哩到山那边去。

    这样你有时觉得那不是一群鸟儿,那是一山的叶子互相拉着。是一峡石头,自己磨着自己。

    山溪也凑热闹,在这个早晨分外跳得欢,像遇上河神娶妻。

    其间还夹杂着鸡鸣,哪里来的鸡呢?

    你就兴奋得鹞子翻身,人没出去心先出去了。留下半截梦,被窝里不知往哪儿去。

    出去早有人在峡谷里叫嚷,那是昨晚上捧着溪水偷偷哭的女孩,咿咿呀呀的声音满谷里回应。山把她变成了另一个人。

    桐花的紫色盅儿被声音晃动起来,一些露水洒落,甜滋滋地落到脸上。

    阳光照来时,像一个人在刷油漆,把旧的绿一层层刷上新的绿,一直从山顶刷到山脚,再从山这边刷到山那边。而后就把刷子掷到峡底,甩丢的一刹,整个峡谷都亮了。

    一群早起的羊,像满山开着的雪绒花。

    三
    峡谷上面看见了房子。房子很老了,都是黄黄的土垛积而成。也有石头垒的,有些石头从墙里脱落下来,空位置像老者没牙的嘴。瓦上长了一层深绿的苔,太阳将一棵树打印上去。一座屋挨着一座屋,在这山里就有了意味。那是一幅画。挂的时候久了,谁来都稀罕,脚步就随了稀罕去。

    原来是个小村,村名像一个山娃的名:小沟背。

    一格格的木棱子窗户,仍然是纸糊的,舔一个洞就能看到里面的情景。不会再有情话了吧?那些情话老去了。做饭的炉灶,烧火口不在下面在锅台上,烟囱也不在房顶,在窗子旁边。不远即是石头茅厕,简陋得只能遮住半截身子。一双米黄的雪地靴蹲在窗台上望风,它的主人不知道去了何处。肥白的猪尚在圈里哼哼,喂猪的石槽有人说比猪都主贵。半截树轱辘做成的蜂箱,引得蜜蜂嘤嘤嗡嗡满载而归。

    一个老人像时光一样晃过来,七十九岁了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小沟背。但是老人很满足,守着一山青翠,不知道什么是雾霾。你再问,他呆呆地走了,他听不懂城里话。他觉得城里人话多,像山里的鸟语。而鸟的话他能听懂。鸟说“光棍老苦,光棍老苦”,他就知道山坡上那片地该种了。鸟说“吃杯茶,吃杯茶”,他就知道河滩里那片麦子到了包穗的时候。鸟说“石头哥,等等我”,他就一脸的泪水流下来。

    老人一点都不糊涂。他记得远去的老伴是最美的新娘,娶回村子那夜一窗白净的纸都舔成了窟窿。村里人告诉我时,老人已经像一块石头坐在崖头。村里人说,他经常那样。

    一阵风吹,空了一半的老槐,在上边抖洒下一身的香。

    四
    别以为年轻人都进城了,小村正走向终结,老宅子后面,正起新屋。

    一个城里人说,真想住在这里不走了,就是怕找不着媳妇。他的意志在媳妇身上。随即有一个女子的声音说,我也愿意住在这里!

    满山满谷都起了笑声。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