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白塔山记

登白塔山记

    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了简记兰州白塔山的愿望。我知道这是一座不高的山,所以许多中学生在这里度过队日之后,总要记一记它。然而我笔下的这座山与我内心深处的那座山不太一样,我因此来登山,登这座甘肃省的风景名胜——白塔山。

    那是今年四月的某日,我第一次发现我被某位与我有多年交往的好友的眼睛,盯成了一座黑得没法说的山,我无法将那座可怕的山搬出他的眼瞳,我又一次发现了我的渺小与无能,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劲儿,每条血脉都在奔涌!但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对于那座黑黑的山,我只能望山兴叹。的确,高明的成功者总是让人无话可说有口难辩,我的只好自认倒霉。沉默!沉默的最大益处在于:它给了人战胜一切的内驱力。于是,我便被这一股子内驱力驱使,踏着镀了夕阳的那座建于明洪年间后被冲毁、又由八十二年前的德商泰建成的著名的“黄河第一桥”的桥身,来到了白塔山下。是的,我要来登山了,登这座因山头的白塔而得名的建于元代、明景泰年间重建的七级八面、上置绿顶、下筑圆基、有着高约一十七米的白塔的山了。此山分三个台级,每级都建有廊亭飞檐,参差落差,七拐八弯,小径虽由石子铺就,但绿树阴翳,少男少女于此间经过,总能体验到“曲径通幽”的妙境。对对双双恋旅情人,常常于此席地而坐,嘤语低吟,笑声飞溅……然而今天我无心从他们的呢喃声中寻觅永恒的旋律,我只想登山,一个台级接一个台级地向山上登着……我发现,登山只能顾前不能顾后,用眼紧紧盯住台阶,一阶接一阶地爬吧,一口气有时就能登过二三十个台阶,用不着担心别人会如何如何看你登山的姿势,这是登山不是艺术表演。在白塔山三殿之一的罗汉殿门前,我突然发现,虽然大家的登山姿势都非常滑稽,但却没有一个人认为那姿势有什么不妥,没有互相嘲笑,也没有唇枪舌剑地互相讽刺,因为大家都一样,大家都一样的时候,肯定是都相安无事的时候,最怕的是偶尔有一个人与大家不一样。

    于此,我想到了今天我与大家都不一样的登山心情,便觉得登这么一座不算高的山,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了,我累了。白塔山,东、西、北还有三个山头,每个山头之巅又有东风亭、喜雨亭、牡丹亭。我来到了东风亭,坐下,由于白塔山坐北朝南,便抬眼可见皋兰山,下看便见由西向东滚滚而去的黄河水,天蓝得干净使人想飞。有一英姿少男双手叉腰站在亭栅内瞩望眼前一切,那姿态是真正的俊美风流!我想,他一会儿还会继续登山,继续展示自己登山时低头仰腚的姿势。因为东风亭距白塔山顶,还有一段距离,还有让他暴露丑态的机会,所以,我现在同情所有的攀登者,只要他对山是真诚的,是充满了战胜山的愿望的,我都同情。总得失掉些什么才能得到些什么,失掉不值得珍存的友谊,换得珍贵的孤寂;遗失小名小利,赢得难得的体验,等等。虽然失去的可惜,但得来的仍然可喜。当我终于登上那“上置绿顶,下筑圆基”的白塔园,用手抚摸着那高耸晴天的白塔时,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座黑得没法形容的山,我在对自己说:“那不是你!不是!”那么我是谁?

    现在我知道了,我也是低头仰腚爬上这座山的所有人中的一个,我的周身洋溢着登山的愿望,虽然在理想的追寻中我的姿势也许不太漂亮,但我是真诚的,所以我说:我是一位登山的人。为此,我写了这篇不长的散文,立此存照。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