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灵山屋

    久居都市,偶坠深山,便有一种别样的人生体验。那况味细咂慢品,会觉得人生在世真是美轮美奂。都市毕竟是都市,那喧嚣与忙碌,常常能使人蒙然间忘却人生为何而来;相反,在深山之中就不一样了。哪怕你只是深呼吸一下,也会觉得五脏六腑都透亮。如果你要再伸伸胳膊踢踢腿儿,到茅舍闲居三五日,伴着鸡鸣早起,和着日暮而息,晨踏露上霞,夜枕清溪梦。睡不着觉便出门摆上几个小菜,就着山上的野菜喝几口小酒,一二知己倾心相谈,别管是说古还是道今,那滋味儿一准是神仙的感觉。

    农历三月仲春,我在忘年老友的牵领之下,出京东去140公里,来到了燕山山脉的主峰雾灵山森林公园闲居三日,感触良多,收获一言难尽。先说这人,就是森林公园外曹家路老幼皆知的李桂英,一位年近五十的女村支书,她的性情就让人羡慕不已。说起开发雾灵山,她是口若悬溪,几年前,她琢磨着这里的山水好,便从北京请了地质学教授和旅游专家,为了撵时间,她不顾雪大封山,硬是带着他们上山考察。当时有一个悬崖,地质教授提出要下到悬崖畔取石样,她便让人找来绳子,把自己捆了个五花大绑,第一个吊下崖畔……听说我们来了,她抱着一箱苹果来看我们,嘴上还不停地说:“你们尝尝,这是山里长的果子,甜,是绿色食品。”热情、憨直,又含着精明与干练的时代感。

    在雾灵山,我们来到山门不远处的一个农家小院,其实,这里住的并不是真正的山中农人,而是牵引我来山里游览的忘年老友及其另外两户人家。他们三户相商,花几千元购置了这院山屋。他们将此院命名为“三老村”,是因为他们三位户主都是五十外的老人。其中一位老友还特意为此院撰写了一幅对联“雾霭云深人间仙境,山环水抱世外桃源。”他们将山屋按山里人的方式重新装修,不同的是三家按三家人不同的眼光,有的装成了玻璃窗,有的装成了推拉窗,牵引我来的书画家的方格窗,是用高丽纸裱糊,开窗时还按山里人的方式,从里拉开,用木棍一支,山风便轻轻拂来,很有几分山人开窗迎雀鸣的味道。

    他们三家在院内种树、种草、养花、置石,一口山泉井按上潜水泵,合上电闸,便可将满院的花草不一会儿便浇完。吃饭,菜是香椿炒鸡蛋,野鸡炖蘑菇,主食是玉米饼子、小米粥,吃得三家人香满口、腹中舒;饭毕,沏上壶山里采来的特有野茶,且不说茶滋味,单看那杯中汤色,碧绿之上缭绕着的清清白雾,便使人联想起了雾灵山的玉练流岚,满怀风光让人满眼清爽。我对老友说:“呆会儿我研墨,你作画,怎么样?”老友说“哪敢!哪敢!”我知道老友是说客气话,不过我想,凭着老画家那一手好山水好花鸟,若真是铺开纸笔作起画来,没准儿这满山的鸟语花香,都会顺他的笔管儿灵动雀跃起来。现在,雾灵山上像“三老村”这样的山屋有好几十处,都是山里人根据都市人近年来好往郊外旅游的爱好修建的,一个屋三五十元不等,食宿完全按山里习俗准备,想我等久居都市的人,逢上双休日,携妻带子在山里住上两日,是洗肺清心、更是修身养性的佳方妙法。

    在“三老村”我们睡了个午觉,因环院是茂密的树林,院前有一条山溪流过,与鸟语和山溪同枕共眠,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极其强烈,使我想起了童年的天真儿戏和单纯的只剩下自然美色的感觉。躺在土炕上,我被一种极其熟悉而又久违了的土炕散发出的土香味儿陶醉。这里没有都市的塔楼,更没有装修一新的新居里的涂料气味儿,和低矮的以尺寸丈量的都市房屋狭窄的空间,有的,是和土地一样的气息,和自然一样的溪流、鸟语、花香……此时此刻,我想起了我的女儿,若是有机会带她来住几日,任她在溪边摘野花、捉蝴蝶,那该是一种多么令人心醉的事情啊。

    山屋的美妙真让人体味不尽。晚上“三老村”的人们在院前的石桌前各拉一盏灯出来,搓麻、打扑克、神侃,院外的树林里布谷鸟“布谷、布谷”地叫着。星星还是都市里见过的星星,月亮也还是都市里见过的月亮,只是随着那“布谷、布谷”的叫声,人的心情却与都市完全两样了,这是真正的“天籁之声”,又与搓麻、打扑克的人们的嬉戏完全吻合,人的天性与自然的天籁在此完全溶合,你不知你是自然的你,还是自然的你溶进了自然,自然就成了你,你成了自然的一部分,物我两忘,谁说这不是我们天天想、日日盼的“幸福”生活呢?

    当然,真正的幸福还不仅仅在这美妙的享乐之中。在山中,昨夜一场山雨,将整个雾灵山洗了个青翠欲滴。老友清早一看,便来了精神,立即背上照相机,提上三脚架,向山上小路跑去,那阵式像生怕拍不到人间美景一般,三步两步便蹿过小桥,踏上了通往上山的小道。从身后望老友,怎么也不会相信他是一位50多岁的人了。我想,这大概就是大山给予他的青春和朝气吧。撵着老友的脚步,随他一起上山,凤凰岭、壁虎石、竞秀峰、追梦石、云龙涧、鸡冠峰、豹子头、龙潭瀑布、雾灵石海、等等,等等,风光美景——闯入我们的眼帘。我们踏着露上的晨辉,呼吸着洗面的清甜空气,不时地被山色天光的奇异景色吸引。老友拍照,我驻足欣赏,山中那扑面的景色像山溪会变色的水姿一般,让人着迷,令人感动。我们完全忘记了劳累,哪怕是一草一木,也生得让人心怜。在羚羊界,老友发现一块青石隙中拱出一簇小白花,便感叹地对我说,“看到了吧,一粒草籽吹进石隙,便在石隙中生长,也开花,也结果,别管是大果小果,它也是果!不一定每一个人都是巨人,小人物也有小贡献,对吧?”老友说着,便按下了相机的快门,而老友的话,却在我心中落了脚。我觉得老友不愧是山里人,山里人就有山里人的道理,否则,这山里的人家怎么能够耐得住春夏秋冬的清冷寂寞呢?悟到此,我也被自己的发现激动了,所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人生境界,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只要我们学一学这石隙中的这簇小白花,尽自己的所能去努力,无论在都市还是在深山,寂寞又耐我何?

    在雾灵山森林公园漫游,不仅景色旖旎,而且亦能给人以精神的启迪。所以在雾灵山过双休日,的确“有益身心,胜于吃药”(老舍语。)雾灵山位于河北省兴隆县,周环京、津、唐山、承德四市,均在150公里以内,双休驱车度假,真乃佳妙之地也。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