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古城:白河悠悠

    南阳白河,宽阔平静。从卧龙桥走到沿河的湿地公园,是那样的宁静迷人。三九天,平静的河面上凝结着冰,冰上不时有鸟儿行走,一双小脚灵动而飞快地在冰面上跳动,像装着强力的弹簧,走着走着,忽一下飞到河边草丛中。

    我这才发现这冬天里那么多不知名的小鸟,有的曳着长长的尾巴,在枝头跳跃,有的翘着尖尖的长喙,在草丛中觅食,有的是胸襟上带着一块耀眼的颜色,有的是飞起来的时候才闪露一下斑烂的花彩。它们的身躯都是玲珑饱满的,细瘦而不干瘪,丰腴而不臃肿,真是“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

    一只翠鸟突然跃到步行道边走走跳跳,跳荡得那样轻灵,尖尖的嘴迅速地到处啄动,看来在这数九寒冬的时节它也饿不着。一个跑步的老人带着一只漂亮的狗过来,鸟一下跃起,高踞枝头,临风顾盼,我的心头激起一阵好“锐利”的喜悦。随即又不知是什么惊动它了,是远处一群时尚老人的手风琴伴着的歌声吧?它倏的振翅飞去,像虹似的就消逝了,留下的是没有尽头的结冰的河面。

    远远地可见河中间的小岛边伫立着两只大鸟,一只拳着一条腿,缩着颈子,另一只双脚站着,伸长脖子警惕地往远处看,我寻找着,希望出现“一行白鹭上青天”的情景,看见的只是前面?U阳大桥上的 一米阳光,在结冰的河面上。

    白水河宽阔,岸边有游艇静静地等待着严冬的过去,春天的来临。远处有一只游艇响着马达声从河的这一面驶过去,又从对面驶过来,来回往返着,不知在干什么。等到那船过来的时候,我上前看看,船上是什么都没有,就一个开船的小伙子。我奇怪了,上前问他:你这是在忙乎什么?听我这么问,他笑着说:破冰呗!整理出一条通道,好停船,再过些天白河冰化了,要早作准备。天这么冷,你们到我们南阳的“万家渔火”船店上坐坐嘛。我们谢过,这么美的白河,还要慢慢感受呢!

    白河的桥,就够你慢慢地欣赏。白河上每隔一公里左右就有一座桥,从这一座桥能清楚看到另一座桥。单是穿过南阳城的这一段,白河上就有七座各有特色美丽的桥,还有几个规划桥,我们贵州的都匀市号称“桥城”,但南阳穿城的桥比都匀还多呢。白河的桥以各种方式展示着风姿,而入夜,那桥上的霓虹灯更是流光溢彩,梦幻般的七彩,不断变化着流动的颜色。河上的大桥,叠着水面的倒影,这面的桥,叠着那面的桥,南阳城,白河水,七彩桥,组成斑斓的彩画。我不禁感叹,南阳人真是有福之人,能享受着如斯美景!

    彩桥为白河增添了美丽,白河为南阳展示着光彩。

    千年白河,静静悠悠,千百年来,变的是历史,不变的是山河。山川河流见证了历史。在这白河上,两千年前的汉朝,那是千舟万泊,穿行不息,商贸繁荣,人声鼎沸。有多少条船通过长江、汉水把丝绸茶叶运到白河之滨,从这里转运上丝绸之路。有专家考证,认为这里是丝绸之路的起点,我觉得,此言不虚。

    有水运,就有码头,有码头,就有天妃庙,天妃庙,就是沿海地区和港澳台的妈祖庙。就在?U阳桥头,街口边不远处,在一个老人的指点下,我们寻找到了天妃庙。

    天妃庙的规模不大,而破旧当中却透出些修葺的讲究来。庙的屋檐翘角透出沧桑,可见它的悠久。虽有些破败,不过也能看到历朝历代这里的繁华和兴盛。走进天妃庙,安静肃穆,不见一人,也许是我们来得太早,敬香人还没到。但看得出来还是香火不断。我们在院子里转着,细细地看,这个当年丝绸之路起点上的妈祖庙,寻找那悠悠历史里的传说故事。这时候,一个道姑出来了,见我们不像上香的人,便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我笑笑,没有,我们没事,我们只不过是来这里感受,千白年走过的白河边上的繁华。道姑肃然。

    走出天妃庙,驱车直奔卧龙岗。在元、明、清历朝的《南阳府志》中称:“卧龙冈在南阳府西七里,起自嵩山之南,绵亘数百里,至此截然而止,回旋如巢,然草庐在其内……其下平如掌,即武侯躬耕处。”这段文字引导我们去感受卧龙岗的地理形势,它绵亘数百里,宛若一条回旋的巨龙。显然,这里是风水宝地,诸葛亮选择于此躬耕陇亩,并因地而“藏修发迹”,人称“伏龙”或“卧龙”。明《地理志》曰:“时人喻孔明为卧龙,因号其冈云。”明代将领俞大猷在《重建诸葛亭记》称:“昔诸葛亮先生躬耕南阳时,人以‘伏龙’称之,故名曰其所居之冈曰卧龙冈,是山因先生而得名也。”

    我仿佛看见当年躬耕南阳的诸葛亮,正吟诵着他出师表里“臣本布衣,躬耕南阳”缓缓走来。他当年在白河边的卧龙岗上读书耕种,十几年的光景,吃南阳粟,饮白河水,中国的智慧之神在这里成长,他多少次来到白河边,遥望长江,感叹天下之不平,百姓之苦难。多少次出行于白河之上,最后在刘备三顾茅庐之后从这里走出,跨进历史。

    离开卧龙岗,又拜医圣祠。医圣张仲景,东汉未年,出生在南阳,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极为动荡的时代,疫病流行,成千上万的人被病魔吞噬,以致造成了十室九空的空前劫难。南阳地区当时也接连发生瘟疫大流行,许多人因此丧生。从建安初年以来,不到十年,有三分之二的人因患疫症而死亡,其中死于伤寒者竟占十分之七。面对瘟疫的肆虐,张仲景痛下决心,潜心研究伤寒病的诊治,制服伤寒症这个瘟神。

    医圣张仲景当年在这白河边采药看病。为百姓治病,他多少次穿行于白河边,白河上的一叶小舟载着他,去往一个又一个的患者之家。经过数十年含辛茹苦的努力,终于写成了一部名为《伤寒杂病论》的不朽之作,开创中医学辩证论的先河。被后世尊为中医的“金科玉律”,这是继《黄帝内经》之后,又一部最有影响的光辉医学典籍。后世尊他为医圣,把他奉为医药之神,健康之神。

    走进医圣祠,圣洁而安详。冬日的太阳温暖而明亮,阳光洒在张仲景的铜像上,格外醒目。千古医圣,功盖人寰。一个年轻人虔诚地在哪里做着他复杂而虔诚的祈祷仪式,他大声的背诵着拟写好的祭词,三叩九拜,仿佛他的身后是广大的人群。我在远处静静地看着他的一招一式,为他的虔诚之心所感动。

    走出医圣祠,踏上张衡路。宽阔的路面上徜徉着两千多年前的南阳人张衡的一个又一个的画面。距这里20里处有科圣张衡的墓园和博物馆。张衡是东汉时期伟大的、科学家、文学家,在汉朝官至尚书,为我国天文学、机械技术、地震学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由于他的贡献突出,联合国天文组织曾将太阳系中的1802号小行星命名为“张衡星”。眼前出现的是张衡发明的地震仪,浑天仪和候风地动仪,这是在中学历史课本上见过的图文。而今天在白河边亲身感受这位科学家精神,更为之感动激动。从古至今,世界上地震频繁,但真正能用仪器来观测地震,在国外,那是19世纪以后的事。张衡发明的候风地动仪乃是世界上的地震仪之祖,它超越了世界科技的发展约1800年之久!

    认识张衡,自然还有他的文学,这位大文学家,他的《二京赋》花了10年的创作功夫而成,在我们今天这个浮躁时代的人,应该学习他这样一种严谨的文学创作的态度。这篇赋不但文辞优美,脍炙人口,而且其中讽刺批评了当时统治集团的奢侈生活,具有较高的思想性。他的《四愁诗》,文学史家郑振铎先生称之为“不易得见的杰作”。他的《思玄赋》中有大段文字描述自己升上了天空,遨游于众星之间,可说是一篇优雅的科学幻想诗。如果真有穿越,在这白河边上一定能拜见这位两千多年前的文学大师。

    走下张衡路,来到范蠡庙,商圣祖庙。范蠡,春秋楚国宛人,今南阳人。著名的政治家、谋士和实业家,后人尊称“商圣”。他出身贫贱,博学多才。面对当时的楚国黑暗政治,不满当时非贵族不得入仕而投奔越国,辅佐越王勾践。帮助勾践兴越灭吴,范蠡功成名就之后激流勇退,变官服为一袭白衣与西施西出姑苏。其后三次经商成巨富,三散家财,自号陶朱公,中国儒商之鼻祖。世人誉之:“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这位智慧之大师,商界的之圣人,两千多年前他在这白河边喝白河水长大,白河可算智慧之河。

    商圣祖庙参拜的人多。走进大门,在院子里立着两块他经商法则的碑文,上面写着“陶朱公经商十八法”“陶朱公经商十二则”。《十二则》在两千多年前就明确提出经商要讲诚信之道:“价格要证明,含糊争执多。期限要约定,马虎失信用。买卖要随时,拖延失良机。”商圣的告诫,正是我们今天的中国企业家们最需要学习的法则呀!

    离开商圣庙,驱车回到卧龙桥,?望白河与南阳城,我深深赞叹:南阳古城,众圣云集,白河悠悠,星光璀璨!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