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

九寨沟

九寨沟像一只蝴蝶

    九寨沟像一只蝴蝶,在我的心里翩翩地飞。

    九寨沟有九个寨子、九个沟吗?九寨沟的寨子有美妙的歌声、沟里有动人的传说吗?在去九寨沟之前我一无所知。我只有使劲地想,想着想着就有一群群的蝴蝶扇动着翅膀向我飞来,光线里那翅膀是九彩的。

    馥郁的芬芳在蝶翅上,深吸一口气,就知道九寨沟的味道了,那是一股股阳光的味道,可以让芳草和鲜花满世界张扬的味道。

    九寨沟像一只蝴蝶,在我的眼前翩翩地飞。九寨沟的蝴蝶在我的眼前飞得好久了,我要迎着她去,带着一怀的春天。

    九寨仙池

    甚至让你感觉不到风,风的沙尘,风的颜色,风的味道。

    甚至感觉不到脚步,狐的脚步,熊的脚步,人的脚步更不必说。

    空中一声陡然的鸟叫,也会尖锐地划出一道水纹。一切都在庄严中呈现,就像庄严地听一盘庄严的唱片。

    静。静中生出无数幻想。如果有名字,会是一大串的芙蓉汤、桂花池、仙女苑……

    被红尘舍过多少岁月,被淫雨煮过多少时日。玉液琼浆,还在一层层地研,一道道地滤。品一口,说不定会沉醉千年。

    这里不曾生产宋词元曲,这里没有拘泥、羞怯与不安。但总觉是松林的静谧中,躲藏着的一个一个的心事。

    不必有什么答案。阳光的缱绻中,一条条几何图形流动出柔和的情感。

    不要有路,不要有声音,就让这一切永远沉寂。发现是意义,不被发现也是意义,而且是更大的意义。所有的原汁原味都永久在封存中与向往里。

    盛宴

    你吃过满汉全席吗?吃过宫廷御制吗?那叫一个色、香、味俱全,亮彩、浓郁、绵长,那叫一个盘是盘碗是碗,新崭、华贵、大气。

    那是什么?那就是大餐盛宴!不要说吃,看一看闻一闻就福满四海了。

    等到了九寨沟,你就知道我说的大餐盛宴是什么意思,九寨沟是景致中的大餐,是自然中的盛宴。你来了,心里比吃了满汉全席还福气,比用了宫廷御制还舒坦,到这里你就是皇上,你会看到满山遍野的黄袍马褂,看到躲在一处处山间笑着的后宫佳丽,看到赵飞燕在炫舞杨玉环在弹唱,娥皇女英摇曳着翠竹,看到圆明清园、避暑山庄、瀛海琼楼,你喊一声:皇上——满世界都跟着应:皇上皇上皇上——你的眼睛不够使,腿脚不够使,力量不够使,你觉得必须多活一些年头,好好享用这永远的大餐盛宴!

    九寨沟的春天

    网上搜九寨沟,竟然跳出一堆《九寨沟的春天》。

    《九寨沟的春天》是一个广场舞,不是在九寨沟的广场跳,全国各地都在跳:九寨沟迷人的春天,让歌声飘荡在耳边……

    人们一跳起来,九寨沟迷人的春天就来了。

    一个个的人加入进来,一片片叶子一朵朵花加入进来,每一个广场都招展着开放着旋转着,到处都是九寨沟迷人的春天。

    看诺日朗瀑布

    一滴滴、一线线的汇聚。聚多了,就有了水的流动。

    水散落了,一些水变成了沼泽或者坑塘。

    一些水流固定下来,就有了自己的河床。河床是一种形式,就像一个家庭,让责任与义务躺在上边;就像一种分配方案,让你进入一个循规蹈矩的过程。

    很多的水流在这个形式里平淡地消失了。

    瀑布就是突然失去了形式的表象特征。

    突然的失去也是突然的释放。

    释放就这么披头散发吧,这是第一次做的爽爽快快的游离子烫。

    释放就这样像逢春的绿柳,索性交给风交给雨的轰鸣。

    释放就这样像蝶曼舞曼舞,鼓动最值得鼓动的翅膀。

    释放就像涕泪的瑟琶,大弦嘈嘈、小弦切切,弹拨得满世界的青衫,说着不大囫囵的话语。

    一百零八

    水浒里有一百零八将,那都是赫赫有名的形象。

    九寨沟也有一百零八将,却是赫赫有名的湖泊。

    一百零八是个什么数字?是天上星宿的数字,一百零八将就是星辰下凡。

    那么九寨沟的一百零八个湖泊呢?也是星光闪亮。

    一百零八,让水泊梁山和九寨沟走进了历史,或又回到了天上。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