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净山之风

梵净山之风

    “峨嵋天下秀,梵净天下风”。这是慧海大法师的弟子通灵法师到梵净山后总结的一句话。梵净山,多年来不少文化人说它“雄伟险峻”,也有说它“秀丽幽深”,但不管什么精彩描绘,似乎都不如这和尚的一个“风”字精当。

    一览梵净风光,不难得出像其他名山一样的“四绝”、“四大奇观”、“四大特征”等等审美称号。就近比较,梵净四绝:石、树、云、风,不亚于峨嵋四绝;四大奇观:红云金顶、高山石林、云海林涛、梵净佛光,却是峨嵋所无;而四大特征:雄浑、博大、灵异、怪绝,更是这座佛教名山所独有。

    梵净山奇矣!但仔细一想,这些“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可能都与这“风”关系甚密。

    梵净山已突兀十数亿年,属黄河以南最古老的一座山体,因此,地质复杂而坚密,造型高峻而磅礴,地貌奇绝而壮观。然而,梵净之大,无风不显其雄;梵净之高,无风不显其绝;梵净之石,无风不显其神;梵净之林,无风不显其幽;梵净之云,无风不显其妙。

    伫立新金顶,风吹云来,云吹风来,风来云散,云来风散,方圆八百里景观在眼底时隐时现,变化万般。放眼四顾,身边远远近近的石林出露无遗,千奇百怪且各具魅力,而巍峨起伏的群山,茫茫无际的莽林,似乎就微缩成眼前一面波光荡漾的碧海。一旦风云聚合,还有神奇的佛光显现。七彩光环,映着自己的身影,绚丽而神秘,人动影也动,人移影亦移,绝伦无比。因而,梵净山之异于天下众名岳者,皆因此山独有其“风”罢了。

    梵净山因山势陡升,瞬间风向变化极大,垂直上升气流明显,因此风云奇幻,成为梵净一大奇观。梵净云海,素洁如银,青峰突露时,仿佛阵阵轻涛抚拍座座小岛,其情其景,如在画中。而壮观的是此山特有的“瀑布云”。由于云起风压,云跑风赶,只见云流突然间从山巅跌下深谷,似巨浪滔滔,气吞万物,可谓大自然的惊世绝技。

    梵净之奇,还奇在一日现四季,一时显晨昏。时而浓雾封山,大地生寒,凉风透体,一派冬象;时而云开日出,红云映顶,莽林幽壑,花鸟争春。刚才一阵暴晒,继而突转狂风,乌云裹雷电,崇山峻岭间,夏雨如倾盆;不一会,则雨停雾升,四山清朗,微风习习,秋阳斜照。至晚上,或繁星高缀,或云封雾锁;或春秋光景,或冬夏气氛;而风亦时而轻拂,时而猛刮;几分钟一变,喜怒无常。

    梵净山之奇在风,梵净山之灵也在风!

    每当风停云聚,新金顶便呈铁青色,像一根巨大的玉柱赫然屹立于一派青烟紫雾之中;一旦风打云薄,阳光透照,远远看去,一层红晕附体,瑞气回环,灵光四溢,显得无比神异。

    尤其在清晨,每当朝阳初出,曙光首先给金顶涂上一层浅紫色;继而渐变为深红,金顶火红一片。数百上千里以外,均能见到远天一柱,熠熠生辉。此时,微风鼓起晓雾,经阳光穿透和浸染,变成一朵朵鲜艳的红云。红云映顶,顶映红云,便是人们传颂的“红云金顶”。

    梵净山之风,在新金顶显尽神威。新金顶系一柱孤峰,卓然高耸,而且由腰至顶裂成二巅,因而疾风穿峡,一如龙啸。金顶之上,风势威猛。寺庙虽低檐厚壁,庙顶有铁瓦覆盖,但据考证,顶端释迦、弥勒二殿也曾屋颓而瓦在。后来,二殿修复,仍以明代所铸铁瓦盖之,这也是“风”创造的一绝,别具意味而今古称奇。

    站在梵净山每一个地方,体味其“风”韵各不一样。山顶尖厉,大显神威;山腰强劲,颇具韵律;山谷轻快,更兼柔和。听风声,有时尖叫如口哨;有时低鸣如琴弦,有时像海浪翻滚,汹涌而豪迈;有时像空谷来音,持久而清越。

    梵净山之为梵天佛国,这灵异变化之风,可是天地间萦回飘荡的精灵,抑或神奇美妙的梵音吗?

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980.html